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8的文章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十二)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美櫻:聽說你收留了那位菱田太太。 英治:什麼收留?人家又不是包袱! 美櫻:就是包袱!人就是包袱。 英治:我把車停在停車場裡了,我們走吧。 美櫻:人總會成為別人的包袱。 英治:好了,我知道了。既然妳這樣說…… 美櫻:沒錯,每個人都一樣,沒有一個例外。我現在不就是你的包袱嗎? 英治:是啊? 美櫻:什麼啊? 英治:對不起。 美櫻:真不好意思,我說話帶刺。我也有哦!像玫瑰一樣全身帶刺。 英治:嗯。 美櫻:真對不起,我不會那麼輕易賣給別人。 英治:嗯。 美櫻:不會那麼輕易……我可沒說冷。 英治:我在幫妳打包。 美櫻:打包? 英治:你是包袱,不是嗎? 美櫻:是啊。 英治:雖說是包袱,可也不同於普通的包袱,因為妳讓人不得不去好好珍惜,因為妳是那麼脆弱。對嗎? 美櫻:花店老板…… 英治:什麼? 美櫻:你這麼說的話…… 英治:嗯。 美櫻:那我會假哭,來掩飾我的笑。 英治:嗯。 美櫻:花店老板…… 英治:嗯。 美櫻:花店老板…… 英治:嗯。 美櫻:花店老板……回答我啊,花店老板…… 美櫻:花店老板…… 英治:嗯。』 每個人都是包袱.... 所以曾經,我也想過,是不是可以不再是包袱 不去影響別人、不去干擾別人 甚至將自己隱藏起來 像是順應、隨和、躲避 幾年後,我還是發現,怎樣也逃不了避不了 所以後來,我告訴自己 既然不管怎樣都會去影響周遭的人 那我要帶來快樂和歡笑 帶來幸福與希望 所以下次你遇見我,請你安心休息^^ 好好享受囉!!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十一)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老板:你怎麼安置她的? 英治:你是說菱田太太嗎?現在正和小雫一起洗澡呢。 老板:是嗎? 英治:聽到她們倆唱歌了。 老板:這樣最好了。 英治:嗯。 老板:什麼時候開始的? 英治:嗯? 老板:什麼時候做的決定?是上次聽我說了那事之後? 英治:不是。那時候完全沒這打算,去接她的時候也沒想過。 老板:是嗎? 英治:怎麼說呢?一瞬間就做了決定。 老板:一瞬間嗎? 英治:沒錯。 老板:一瞬間就拯救了別人。 英治:這也說得太誇張了。 老板:怎麼會呢?比如,奮不顧身去救掉入鐵軌的人,不也是一瞬間嗎? 英治:那個嘛…… 老板: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喪命。英治…… 英治:嗯。 老板:我也是那樣的。現在想來,我是一瞬間迷上了小野老師。我不會游泳,沉溺於愛情,很有可能就會喪命。』 呵呵~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喪命。 呵呵~如果能夠沉溺於愛情,而喪命 那我願意^O^ 呵呵~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就在那麼一瞬間 就在眼神交會的剎那 甚至眼角餘光那突然感覺到的心靈悸動 會是你嗎? 就是你嗎? 有多少次我們能夠好好把握這樣的感覺 曾有多少我們忽略、錯過了這樣的感覺 也有多少次我們都遺忘了這最初的悸動 你做好準備了嗎 為這一瞬間做好準備...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十)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小雫:爸爸。 菱田:哎啊!小雫也來給我送行啦。 小雫:嗯?送行?不是的。 英治: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生活?雖然家裡是窄了點,妳可以和小雫住一個房間。 菱田:說什麼呢?那你睡哪啊? 英治:我把儲藏室收拾收拾,就能睡。 小雫:婆婆,一起睡吧!還有Chiroru一起。我不會打呼的喲。 英治:只是偶爾會磨牙。 小雫:爸爸騙人,我才不會。 菱田:你們能這樣說,我很高興……很高興。英治、小雫,我很感謝你們的好意。 英治:我們不是出於同情,才這麼做的,請您不要誤會。我們只是想和您一起生活。 小雫:嗯,對。 英治:小雫今後要是到了叛逆期,只有一個大男人照顧,的確不方便。 小雫:不好意思,我會很閙騰的哦! 英治:而且,我也希望您能多教我一點花的知識。和我們變成一家人吧。 菱田:家人? 英治: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但只要住在一塊兒,也可以成為家人的。夫妻也沒有血緣關係,同樣可以成為一家人的。 菱田:不要再說了。 英治:我記得您對我說過,沒有花圍繞著您,就會覺得心裡難受。 菱田:我說了這話嗎? 英治:說了的,這就忘了嗎? 菱田:真失禮!我怎麼會忘了。 英治:老人院裡有花壇嗎? 菱田:我只去那兒看過一次,也不是很清楚。 英治:來我家的話,就會感覺身在花叢一樣。 菱田:說什麼儍話,你那些花不是賣的嗎? 小雫:也有賣剩下的哦! 英治:第二天又會購入新的花。 菱田:別看我這樣,我不太會做飯的。 英治:我知道,我知道。反正我們是味盲。 小雫:也是音盲。』 「英治說: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但只要住在一塊兒,也可以成為家人的。夫妻也沒有血緣關係,同樣可以成為一家人的。」 真是經典的一句阿!! 不就是這樣子嗎? 何必又分什麼本省、外省和什麼黨的 不都是一家人嗎?? 我們台灣22,945,782個人(2007年11月底,來源:內政部戶政司) 不也就是一家人嗎?? 大家都同樣生活在這塊大地 為何要爭藍爭綠呢 或許我的視野還不過寬廣 但是外面的人,在打壓、欺負我們,我們卻還在這裡爭個你死我活 只要住在一起,我們就是一家人阿 只要我們還是踏在這塊土地,我們就是一家人阿 為什麼還在那邊吵呢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九)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琉璃:「你要對我好一點」,我不會說這種話的,因為現在的我已經夠幸福了。但是,為了你自己能夠幸福,你應當試著去對一個人溫柔,即使一開始不是真心的,也沒關係,總有一天你會變成個心地溫柔的人。那樣的話,你也就會幸福了,因為待人溫柔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哦。看我,又說大道理了。對不起啦。』 施比受有福 試著對一個人好吧!! 試著去日行一善 那笑容的綻放,比遍野的櫻花更漂亮 就是為了這樣小小的幸福吧 希望大家能夠快樂與幸福 將自己的笑容給人們 去承受與分擔人們的痛苦和難過 當我有能力給予別人幸福,也是因為自己充滿了幸福的能量囉!! 給自己一點小小的幸福吧!! 去幫助人們綻放笑容 感受一下幸福囉^O^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八)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直哉:我跟大哥說,讓他不要同情心氾濫。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微妙,一聽到「同情」二字,就不由自主反駁說:「那不是同情」。「不是同情的話,又是什麼?」他肯定會陷入自問,所以就會不經意的想起你。 美櫻:你是故意跟他談那個的? 直哉:我給妳來個妙傳,出奇制勝。 美櫻:那我會再傳。我已經決定收手了。 直哉:又來了。 美櫻:我不知道他對院長做過多過分的事。但是,他和我原本素不相識,說謊騙人,我會有罪惡感。 直哉:聽說很困難啊……你爸爸的手術。 美櫻:你怎麼知道的? 直哉:院長可是腦外科的權威,所以妳爸爸才能住單間病房。見恐不救和說謊騙人,妳覺得哪個更加罪惡呢?』 何謂罪惡感呢? 罪惡還有分深淺嗎.... 難道傷了一個人的心跟殺了一個人,是有不同的阿.... 只是因為心可以傷很多次,而人只能死一次 而有深淺之分嗎 那我會寧願把他們殺了,我也不願他們難過 死亡只是一瞬間,心痛可以痛一輩子

心情是可以改變人對事情的定義,包括寂寞嗎...

我有一個交往五年多的女友 只是...上來台北一年多了,他也只是上來找過我兩次 其他,通常我有回南部,才有見面 是有每天通電話 但是我知道,我需要的不只是聲音 這問題,已經溝通很久了 但是,她不上來,我又怎樣勉強呢 只是這樣的感覺吧 明明應該是有心愛的人陪在身邊 但,怎麼現在我還是一個人煮著泡麵吃呢... 說過,要跟她結婚的 她是想跟我結婚,但是她不上來 說過,等她上來就一起買房子 但是,她不願意上來 她總是覺得,我總有哪天會回南部工作 但是我知道,我應該就是在台北了 家裏的人,也希望我在台北 不是不甘寂寞 我是很能享受一個人生活的 只是心中,應該存在的那個人,卻不在身邊 在台北工作或分隔兩地的問題 早在剛交往的四年前,就已經提到了 在金門當兵的時候,也是一樣 別說,來金門看我 就連我休假,整整一年半,也見面不到15天 更別說,那時候所發生的其他問題 我都忍下來了 在台北生活一年多了 這裡也不是金門,不用坐飛機 我也不是在當兵,隨時都可以見面 但是除了幫我搬家的那一天和去年年底的一次連假 就沒上來找過我了 我寂寞,不是害怕一個人 而是應該在的人,不在 試著想過分手,讓自己解脫 我知道這整件事,都是自己的問題 但是我又如何捨得傷害一個愛我的人 只是鬱悶的是,如果愛我,是不是也該好好地我著想呢 但是她現在又沒錯 難過的是我而已 『嘿~花店老闆 我真的還是不能像你一樣深沈又內斂嗎 好好地挺起胸襟與肩膀,將事情承擔下來 用無限的溫柔和體貼面對 嘿~或許妳有女兒,成為妳的精神支柱 但我仍遍尋不著』

【歌詞】曹格-世界唯一的妳

世界唯一的妳-曹格 作詞:徐世珍+永邦 作曲:曹格 是你 第一眼我就認出來這是命運最美麗的安排 是愛 讓你略過慢長等待 我們只要現在相愛 幸福就來 恨我來不及參於你的過去 抱歉讓你等待 我願意付出一切交換 我靈魂的另一半 這個世界唯一的你 是我擁有的奇蹟 對我說的一字一句 都是我們的秘密 緊緊擁抱唯一的你 無可救藥的堅定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 我也願意 我什麼都願意 看開過去所有的悲哀都只是訓練我為妳 勇敢 真愛照亮了漆黑的夜晚 尋找了彼此一輩子 再不分開 恨我來不及參於你的過去 抱歉讓你等待 我願意 付出一切交換 我靈魂的另一半 I will climb the highest mountain I will swim the deeper sea 對我說的一字一句 都是我們的秘密 緊緊擁抱唯一的妳 無可救藥的堅定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 我也願意 我什麼都願意 我願意 付出一切交換 我靈魂的另一半  就算上天下地 我什麼都願意為妳 緊緊擁抱唯一的妳 無可救藥的堅定  就算世界與我為敵 我也願意 我什麼都願意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七)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琉璃:我最開始見到你的時候,還覺得你有點像壞人。可是女孩子就是很奇怪,總是對那種憂鬱含蓄的男人割捨不下。為什麼呢?可能是母性的本能吧。不知道,不過喜歡上你以後,就無法自拔了,哪怕你真是個壞人,就算是也沒關係。周圍的人都說東道西,我反倒更加想維護你。讓我一直守在你身邊吧,守在……你……身……邊。』 話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是這樣子的嗎? 是不是只要我壞一點,就會有更多人喜歡我嗎.... 但是我,還是下不了手吧.... 還是不忍心,看妳們流淚、讓妳們難過... 心疼.... 努力地想要保護些什麼、呵護些什麼 深怕那美麗的花瓣,一片一片從我手中凋落 努力想讓自己變成可以依靠和信任的男人 不只是情人....連朋友,都讓我一肩替妳們扛下所有的悲痛吧!! 在我懷裡哭又何妨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好像越來越遙遠 就連擁抱,都好像變成情人的專屬 或許這裡是台灣吧!! 人與人之間,總有一道牆與門 就看我們願不願意,為了某人開啟吧!! 呵呵~我是不是比較適合住在國外阿 大剌剌地表現,卻好像變成玫瑰的刺,將人刺傷了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六)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院長:托妳辦事之前,我已經多少調查過妳的底細了──工作認真,從不遲到、缺勤,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和同事不親近,也不討護士長的喜歡。 美櫻:因為我這個人不擅長交際,也不會抓要領。所以,這種事找我根本就是找錯了。 院長:我認為正好相反。妳有種吃虧的性格,妳喜歡那樣的自己嗎? 美櫻:完全不懂您在說什麼! 院長:人總是想體驗一下不一樣的自己。如果讓妳這樣一個做事認真頑固又保守的人,去放聲說話,盡情大笑,任性妄為,實際上妳也不可能做得到,人是不會輕易改變的。所以,就索性當做是另一個人,不就好了;改變一下想法,樂在其中,不就好了。妳必須做出一個選擇。』 人真的有這麼容易就改變了自己嗎? 就像演戲一樣嗎? 為了討好某人,而做出來的虛情假意 有些人,或許是天生的演員吧!! 能夠見鬼說鬼話,見人說人話 人前一套,人後又另一套 但大部份,也像美櫻一樣吧(至少我是這樣啦^O^) 覺得做好自己就ok了!! 覺得沒有必要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 自己有多少能力,自己知道 努力做好自己就好 真的能夠索性當做另一個人嗎? 在無人認識的國外? 在一個陌生的環境? 人或許是善變的 慢慢改變,是正常的 只是為了適應環境和保護自己吧!! 我也在變吧?.........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四)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小雫:我想,爸爸也許是個很偉大的人,大家都不想吃虧,都想引人注目,一直把「我沒關係」掛在嘴邊的爸爸,在我的心裡變得很偉大。不過,有時候我也會擔心,我擔心這樣的爸爸真的幸福嗎?』 呵呵,有人說,這樣的「沒關係」,不一定是真的沒關係 尤其是故事後段,再怎樣的沒關係,也不得不洩漏了難過與失望在臉上 或許吧!! 至少我們都對我們所說的話,負責 或許心中,並非無所謂 但其實,不管怎樣的決定,我們都可以欣然接受 至少,我們心裡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 有人說,這是虛假的隨和 或許吧!! 雖然我不是英治,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和理由 但是,就我而言,這樣的「沒關係」,也是我們的選擇 在該選擇時,我們亦會做出「選擇」 至於我說『沒關係』,也是因為我想要體驗不一樣的人生 不管做什麼決定,至少有機會跟我自己選擇的不同 我們總是不自覺選擇保護自己和習慣、熟悉的那個答案 就好比吃東西,自己選的一定是自己吃過的、好吃的 就好比去哪裡,自己也一定選擇安全的、熟悉的 但是換做別人做決定,就有機會去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選擇的答案 所以『沒關係』,是真的沒關係 我們是會對自己說話負責的人 至於幸福嗎.... 我不知道,至少我是快樂的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五)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直哉:大哥你人好,我沒話說。不過嘛,這麼做到底妥不妥當? 小雫:什麼妥不妥當? 直哉:不會讓人家產生誤會嗎?她會覺得你對她有意思。 小雫:你的意思是讓爸爸不要對她太好? 直哉:這個我可沒說。在公車上給人讓個座之類的倒沒什麼,不過啊,這助人為樂的事要是做過了頭,有時候會在無意中傷害別人的。 小雫:不大懂。 直哉:她要是喜歡上大哥你的話,雖說是帶著魚子的柳葉魚,你怎麼說也是個單身男子,就算有想再婚的念頭也不奇怪。 小雫:你說誰是柳葉魚? 英治:我沒那種想法。 直哉:那誰說得準。或許她本來已經徹底放棄了戀愛、結婚,你卻給絕望中的人帶去希望,然後再對她說:「我就是心眼好,對人好是我的習慣」,那人家多可憐。 小雫:直哉的話也有道理。 直哉:怎麼說我也是做過牛郎的。女人心還不就那麼回事嘛。大哥該不會是……披著羊皮還帶著小孩的狼?這個時候就該說你是偽君子了。你對人好,你心裡舒服,但是總要考慮一下對方是怎麼想的。 英治:誰跟你說我心裡舒服了? 直哉:不過,大哥要是真想接受她,就又另當別論了,把她當做再婚對象看待的話。 英治:也沒這麼想。 直哉:說到底,你對她還是只有同情吧。』 被刺傷了這麼多次 也總是不懂,難道對人好,也是一種錯嗎 也或許就像直哉說的:「對人好,只是為了自己舒服,是一種習慣。」 總是想成為別人迷途羔羊的最後一道防線 企圖以壞人角色,來抵擋那最後的衝動 卻往往總是不夠仔細、不夠貼心,不懂得更深入著想,而兩敗俱傷 或是對我,不能感到全然地信任,害怕自己赤裸裸地被看穿,所以用盡全力來抗拒,來反擊 可惜我們不是在演日劇,你也不是非我不可 只是單純地想對這樣有緣認識,當朋友的人好 是這世界壞人太多嗎?還是我看起來就是心懷不軌^O^ 我是被動的 當你願意跟我聯繫、聊天 我亦會更用心回應 當你願意找我 我亦會更笑容迎接 當你給了我三分 我亦會回你五分 『信任、尊重與平等,是我們的默契。』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三)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琉璃:我啊……不論如何……不論如何都想為你生孩子,因為……因為真正的你其實比誰都孤獨。 人的本質是好?還是壞?要相信?還是懷疑?該溫暖待人?還是冷漠以對?是給予?還是掠奪?是為自己?還是為別人?』 會有這樣瞭解我的人出現嗎?? 還是說我早已錯過那個人了呢 瞭解別人,並不代表對方瞭解你 就跟誓約一樣 我傻傻地守候 並不代表對方會遵守 我們只能做好自己吧 我們也只能傻傻、癡癡、呆呆地,在原地等候 深怕一個不小心,錯過了 深怕哪一次,他忘了回家的路 相信自己,也相信他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二)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美櫻:你是花店老板,為什麼不賣玫瑰呢?不管怎麼想,玫瑰應該是賣得最好的啊。 英治:是吧。 美櫻:還是因為您的妻子吧!妻子去世以後,你自己也不要戀愛了,覺得沒有了熱情。因為這樣,所以好羨慕你的妻子哦。她現在還能被你這麼深愛著。 英治:很遺憾,理由沒有那麼浪漫。 美櫻:騙人!不用害羞。我覺得這份執著很迷人。真的。 英治:有刺,不是嗎? 美櫻:誒? 英治:玫瑰花有刺。 美櫻:是啊! 英治:說不定我僅僅是因為討厭別人說玫瑰美或是可愛吧。 美櫻:不要接近我,不要觸碰我。 英治:不好意思,我跟別的花是不同的。 美櫻:你是這樣想的? 英治:也許我是想去這樣想吧。要是玫瑰會這樣想的話,不是很可憐嗎?我會覺得沒辦法為它們挑選客人。 美櫻:人……特別是女人,經常被比喻為玫瑰。不好意思,我跟別的花兒們可不一様。 英治:我可不要被賤賣。 美櫻:真想這樣說一次呢。 英治:說又有什麼關係呢?大聲地說出來。 美櫻:我要是這樣說的話,大家會笑死的。』 我的花店不賣玫瑰 玫瑰有刺,不僅僅是可愛或美麗 有人喜歡鮮紅色,血染一般的紅玫瑰 有人曾被刺,就再也不喜歡玫瑰 而我也是玫瑰吧...不只害怕被刺,也刺傷了別人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一)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英治:妳聽過北風與太陽的童話嗎? 小雫:知道,北風想要吹掉行人的外套,可行人使勁地拉緊了外套保暖,而太陽用溫暖的光線,讓行人自動脫去了外套。 英治:沒錯。 小雫:太陽贏了,是Winner。太陽先生,恭喜你了。真好啊。 英治:可是,太陽真正喜歡上誰的話,說不定會很可憐的哦。 小雫:為什麼? 英治:北風可以盡情地去吹拂,去擁抱;而太陽主動接近的話,卻可能會把對方灼傷。因為會灼傷,所以太陽再喜歡誰,也不會去接近它,它只能離得遠遠的,讓人們說他很溫暖。可憐吧!它只能這樣。小雫的媽媽身體不好,聽說醫生對她說過,她的身體可能熬不過生產的痛苦。我不知道這件事。不過,知道又能怎樣呢?即便知道,可能也無法阻止她。妳媽媽只能為妳選擇這樣,因為想要擁抱小雫,所以拼命地要生下小雫;她說如果會灼傷小雫的話,那麼不靠近她也願意,只要能在遠處守護小雫,就夠了。所以,小雫現在隱藏自己的臉;如果只能這樣的話,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我覺得這樣遮著,臉會不會很潮熱?可是,如果小雫是覺得爸爸可憐的話,那就想錯了哦!如果沒有小雫的存在,爸爸的人生就乏然無味。只想著自己,只要自己好,就什麼都不管;為了自己,只為了自己而努力,那樣的人生沒有意義,真的沒意義。教我這些的,正是小雫妳啊。 小雫:爸爸…… 英治:嗯? 小雫:爸爸從沒打過小雫,也沒有對小雫大聲嚷嚷過,一回也沒有。爸爸像太陽一樣。Winner! 英治:才不是呢,爸爸不會灼傷妳的。』 我是太陽嗎? 或是說我想當太陽吧 即使心中像北風一樣 緊緊地裹緊自己,是害怕北風的寒冷,還是害怕另一個太陽的灼熱呢 我的人生就是這樣乏然無味。只想著自己,只要自己好,就什麼都不管;為了自己,只為了自己而努力,這樣的人生。 因為害怕被背叛,所以只要保護好自己就好了吧!! 這樣保護自己,誰也不能靠近,誰都不會靠近了.....

今夜

淚是鹹的... 在眼裡打轉 好鹹 刺激著我的雙眼 又流了 刺痛 直到雙眼泛紅 這酒好苦... 化於舌尖 灼傷喉嚨 在心中化開那濃郁的苦 直到麻痺 這夜好美... 點滴的路燈 鋪滿了整個城市 我躲在暗裡欣賞 企圖與夜化為一體 星光閃爍 在無人的夜裡,與風作伴 劃過的流星 等不及我的呼喊與願望 沙啞嘶吼

【轉貼】我還能如何說愛你

【轉貼】我還能如何說愛你 來源:http://udn.com/NEWS/READING/X5/4286084.shtml 一切都那麼美好而方便,我甚至已經不用絞盡腦汁,想出千萬種方法說我愛你…… 我們何其幸運,出生於如此金碧輝煌的愛情世紀。 當我洗碗時,腦海裡忽然閃過這個句子。是的,金碧輝煌,一如沾滿盤子的白色泡沫在燈光下爍光四射,彷彿蔚藍晴空下的波瀾遠洋,海面上漂浮著豔陽的點點碎光,光芒之絢爛,令人目盲。 就在這間狹小安靜的廚房裡,燈光昏暗,熱水從水龍頭嘩啦啦地流出,樓上鄰居悶著聲音在激烈爭吵,不過一頓晚餐的油膩碗盤卻怎麼洗也洗不完。人生依舊卑微;而,公寓陽台下的現代城市卻正以難以置信的華麗速度向地平線延展,再延展,閃耀著全宇宙最飽滿的燈光,誇耀著物質文明的驕傲。 我們所活著的這個時代,一切事物都金光閃閃,銳不可擋,再也沒有外表醜陋但內心正直的男人等待進一步的知音,也沒有行為墮落其實靈魂高貴的女人亟需時運的拯救,孩子拋棄了可憐的身世,乞丐成了一種自願的職業,老人不用再嫉妒青年人的美貌,少年失去青春早夭的恐懼,嬰孩哭嚎不過是為了吸引注意。 曾經是生命的全部,除了上帝以外的唯一神祇,一個人不能想像沒有了愛情如何還能尊貴地活著。詩人肉麻地歌頌,戀人哀戚地呻吟,女人曲折地掙扎,男人奮力地追求;所有的大費周章,均源自於人類以為自己生命的苦痛唯通過愛情的形式才能獲得解除。而,當愛情終於以情人的形象出現時,卻有如天邊遙遠的一顆星子,閃著微弱而不確定的冷光,令仰望星空的人們感覺一股難以形容的憂傷。愛情竟然沒有拯救了誰,卻只是詛咒了全部人,猶如死亡的恫嚇,註定如影隨形一輩子。 遺憾,更勝過擁有,曾經是愛情所揭示的生命意義之一。 然,在這個確實燦爛奪目的新世紀,愛情不再是除之不去的悲傷,卻是生命的盛大歡愉。沒有了戰爭的考驗,消失了階級的悲劇,也取消了禮俗的壓抑,女人長著人類有史以來最嬌嫩的肌膚,男人有著自記憶以來最整齊的牙齒,他們如此美麗,如此自在,如此無所牽絆,有如翩翩蝴蝶滿覆春天田野,鎮日接吻做愛,不斷重複愛情的儀式,其他什麼事都不用做。 愛情終於如人類所夢寐以求地成為生活的全部,而以一盒精美巧克力的形式擱在商店櫥窗裡,對著已經或即將墜入愛河的所有路人拋媚眼。 據說,巧克力的化學成分會在你的腦裡產生愛情的感覺。而,愛情本來就是一種幻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