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八)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直哉:我跟大哥說,讓他不要同情心氾濫。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微妙,一聽到「同情」二字,就不由自主反駁說:「那不是同情」。「不是同情的話,又是什麼?」他肯定會陷入自問,所以就會不經意的想起你。

美櫻:你是故意跟他談那個的?

直哉:我給妳來個妙傳,出奇制勝。

美櫻:那我會再傳。我已經決定收手了。

直哉:又來了。

美櫻:我不知道他對院長做過多過分的事。但是,他和我原本素不相識,說謊騙人,我會有罪惡感。

直哉:聽說很困難啊……你爸爸的手術。

美櫻:你怎麼知道的?

直哉:院長可是腦外科的權威,所以妳爸爸才能住單間病房。見恐不救和說謊騙人,妳覺得哪個更加罪惡呢?』



何謂罪惡感呢?



罪惡還有分深淺嗎....



難道傷了一個人的心跟殺了一個人,是有不同的阿....



只是因為心可以傷很多次,而人只能死一次



而有深淺之分嗎



那我會寧願把他們殺了,我也不願他們難過



死亡只是一瞬間,心痛可以痛一輩子

留言

匿名表示…
這一篇前後拜讀過幾回,隱隱約約覺得有話想和版主分享,

卻總是捕捉不到那個模糊而尚未成形的感覺,

直到剛剛對版主在「我的花店不賣薔薇(四)」所做的回饋──

「回應了這麼多篇,這篇比較有正面贊同的感覺」──做了回應,

回頭再看這一篇,才發現自己似乎是被這個回饋下了魔咒,

以致於想說的話隱藏在得到版主認可的期望背後,始終未能現身。



版主提出的問題很深奧:「罪惡還有分深淺嗎?……

難道傷了一個人的心跟殺了一個人,是有不同的……

只是因為心可以傷很多次,而人只能死一次,而有深淺之分?」

法律上每一種定讞的罪行是有不同的量刑依據的,這不在討論範圍內。

傷害一個可以多次承受傷痕的心,和殺害一個只能死一回的人,

兩者在罪的程度深淺和罰的尺度輕重上的區別(撇開法律來看),

應該是因人而異,言人人殊的,這個各自表述的議題也無需討論。

然而,因為「死亡只是一瞬間,心痛可以痛一輩子」,

「寧願把他們殺了,也不願他們難過」,這句話可就讓路人甲背脊發涼。



以愛之名(In the name of love),世人憑藉著這個理由做了多少事?

為了國家利益,一將功成萬骨枯,一人萬世留芳,舉國上下卻是哀鴻遍野;

不想讓子女留在人世受苦,走投無路的父母竟可以攜兒帶女共赴黃泉;

愛國愛鄉愛斯土斯民,最後上演的卻是政治鬥爭與權力傾軋;

以「愛」為名的劇集,搬演的卻是恨,是心機,是構陷,是爭權奪利;

出於教育的美名,多少莘莘學子日復一日面對著老師的語言或肢體暴力;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無需路人甲在此贅述。



所以,版主「寧願把他們殺了,也不願他們難過」這話可是當真?

難道版主真的認為,在終結對方苦痛的前提下,我們可以做這個選擇?

或者版主只是在表達「不忍看到自己心愛的人為愛而苦,

想要終結對方的苦痛,讓自己承擔一切的罪愆」的心疼與不捨?



路人甲覺得,即使痛苦,即使辛酸,即使流淚泣血,

那都是人生在世的學習功課,是成長路上的必經之途,

那份責任與承擔旁人無法取而代之,就像為人父母者不能代替嬰兒成長。

我們再心疼,再不捨,最多也只能伸出友誼的手,用關愛呵護來扶持,

並相信對方會有足夠的智慧從困頓挫敗中成長,能夠破繭而出。

路人甲認為,版主只是對陷溺在痛苦深淵的朋友有一份不忍之心,

希望一肩扛起對方的苦楚;路人甲是這樣相信的。
匿名表示…
呵呵呵,刀光血影,殺氣騰騰的哦!

是在上演台版的臥虎藏龍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WUSON的CISSP課後筆記整理-葉柏毅Alex Yeh

  CISSP考試心得-Alex Yeh 心智圖 心智圖PDF Structure Architecture Framework Approach Methodology Domain 口訣 Domain 1. Security and Risk Management   C、I、A+GRC(安全和風險管理) Domain 2. Asset Security   盤點、分類、保護(資產安全) Domain 3. Security Architecture and Engineering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安全架構和工程) Domain 4. Communication and Network Security   處處都安全(通信及網路安全) Domain 5. Identity and Access Management (IAM)   I + 3A(身分識別及存取控制) Domain 6. Security Assessment and Testing   查驗、訪談、測試(安全評鑑及測試) Domain 7. Security Operations   日常維運、持續改善(安全維運) Domain 8. Software Development Security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軟體開發安全) 美國法定目標(FISMA)/ 資通安全法 CIA C機密性:資料不被偷 I完整性:資料不被竄改 A可用性:資料隨時可用 Integrity完整性 Data Integrity(資料完整性) Authenticity(資料真偽;真實性) Non-repudiation 不可否認性(法律上):傳送方不能否認未傳收;接受方不能否認未收到。 FISMA NIST FIPS 199 NIST SP 800 資產Asset:有價值Value的東西,且值得保護 Assets 通常指資訊系統 資料 電腦系統 操作系統 軟體 網路 資料中心(機房) 人(最重要) 業務流程 資安目標(定義): 透過安全管制措施,保護資訊資產不受到危害,以達到CIA目標 進而支持組織的業務流程 將安全融入組織業務流程(人事/採購),產銷人發財 支持組織的「產品」及「服務」持續交付 為公司創造價值,實現公司的使命及願景 公司最高經營階層的管理作為就叫做治理. 管理是達成目標的一套有系統的

低調的大提琴

低調的大提琴 靜靜默默的歌唱 在無人發現的角落 獨自低鳴 低調的大提琴 沉溺於寂靜旋律 在月光灑落的夜晚 與蟲鳴交響 低調的大提琴 在漆黑中死去 在幾個世紀後才被發現 卻未曾留在任何人心中 低調的大提琴 不善言語表達 用它的靈魂唱出心情 在人們仔細聆聽下綻放光彩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五)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直哉:大哥你人好,我沒話說。不過嘛,這麼做到底妥不妥當? 小雫:什麼妥不妥當? 直哉:不會讓人家產生誤會嗎?她會覺得你對她有意思。 小雫:你的意思是讓爸爸不要對她太好? 直哉:這個我可沒說。在公車上給人讓個座之類的倒沒什麼,不過啊,這助人為樂的事要是做過了頭,有時候會在無意中傷害別人的。 小雫:不大懂。 直哉:她要是喜歡上大哥你的話,雖說是帶著魚子的柳葉魚,你怎麼說也是個單身男子,就算有想再婚的念頭也不奇怪。 小雫:你說誰是柳葉魚? 英治:我沒那種想法。 直哉:那誰說得準。或許她本來已經徹底放棄了戀愛、結婚,你卻給絕望中的人帶去希望,然後再對她說:「我就是心眼好,對人好是我的習慣」,那人家多可憐。 小雫:直哉的話也有道理。 直哉:怎麼說我也是做過牛郎的。女人心還不就那麼回事嘛。大哥該不會是……披著羊皮還帶著小孩的狼?這個時候就該說你是偽君子了。你對人好,你心裡舒服,但是總要考慮一下對方是怎麼想的。 英治:誰跟你說我心裡舒服了? 直哉:不過,大哥要是真想接受她,就又另當別論了,把她當做再婚對象看待的話。 英治:也沒這麼想。 直哉:說到底,你對她還是只有同情吧。』 被刺傷了這麼多次 也總是不懂,難道對人好,也是一種錯嗎 也或許就像直哉說的:「對人好,只是為了自己舒服,是一種習慣。」 總是想成為別人迷途羔羊的最後一道防線 企圖以壞人角色,來抵擋那最後的衝動 卻往往總是不夠仔細、不夠貼心,不懂得更深入著想,而兩敗俱傷 或是對我,不能感到全然地信任,害怕自己赤裸裸地被看穿,所以用盡全力來抗拒,來反擊 可惜我們不是在演日劇,你也不是非我不可 只是單純地想對這樣有緣認識,當朋友的人好 是這世界壞人太多嗎?還是我看起來就是心懷不軌^O^ 我是被動的 當你願意跟我聯繫、聊天 我亦會更用心回應 當你願意找我 我亦會更笑容迎接 當你給了我三分 我亦會回你五分 『信任、尊重與平等,是我們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