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沒有玫瑰的花店經典對話錄全集

 Ep1

32

英治:妳聽過北風與太陽的童話嗎?

小雫:知道,北風想要吹掉行人的外套,可行人使勁地拉緊了外套保暖,而太陽用溫暖的光線,讓行人自動脫去了外套。

英治:沒錯。

小雫:太陽贏了,是Winner。太陽先生,恭喜你了。真好啊。

英治:可是,太陽真正喜歡上誰的話,說不定會很可憐的哦。

小雫:為什麼?

英治:北風可以盡情地去吹拂,去擁抱;而太陽主動接近的話,卻可能會把對方灼傷。因為會灼傷,所以太陽再喜歡誰,也不會去接近它,它只能離得遠遠的,讓人們說他很溫暖。可憐吧!它只能這樣。小雫的媽媽身體不好,聽說醫生對她說過,她的身體可能熬不過生產的痛苦。我不知道這件事。不過,知道又能怎樣呢?即便知道,可能也無法阻止她。妳媽媽只能為妳選擇這樣,因為想要擁抱小雫,所以拚命地要生下小雫;她說如果會灼傷小雫的話,那麼不靠近她也願意,只要能在遠處守護小雫,就夠了。所以,小雫現在隱藏自己的臉;如果只能這樣的話,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我覺得這樣遮著,臉會不會很潮熱?可是,如果小雫是覺得爸爸可憐的話,那就想錯了哦!如果沒有小雫的存在,爸爸的人生就乏然無味。只想著自己,只要自己好,就什麼都不管;為了自己,只為了自己而努力,那樣的人生沒有意義,真的沒意義。教我這些的,正是小雫妳啊。

小雫:爸爸……

英治:嗯?

小雫:爸爸從沒打過小雫,也沒有對小雫大聲嚷嚷過,一回也沒有。爸爸像太陽一樣。Winner!

英治:才不是呢,爸爸不會灼傷妳的。

39

美櫻:你是花店老闆,為什麼不賣玫瑰呢?不管怎麼想,玫瑰應該是賣得最好的啊。

英治:是吧。

美櫻:還是因為您的妻子吧!妻子去世以後,你自己也不要戀愛了,覺得沒有了熱情。因為這樣,所以好羨慕你的妻子哦。她現在還能被你這麼深愛著。

英治:很遺憾,理由沒有那麼浪漫。

美櫻:騙人!不用害羞。我覺得這份執著很迷人。真的。

英治:有刺,不是嗎?

美櫻:誒?

英治:玫瑰花有刺。

美櫻:是啊!

英治:說不定我僅僅是因為討厭別人說玫瑰美或是可愛吧。

美櫻:不要接近我,不要觸碰我。

英治:不好意思,我跟別的花是不同的。

美櫻:你是這樣想的?

英治:也許我是想去這樣想吧。要是玫瑰會這樣想的話,不是很可憐嗎?我會覺得沒辦法為它們挑選客人。

美櫻:人……特別是女人,經常被比喻為玫瑰。不好意思,我跟別的花兒們可不一様。

英治:我可不要被賤賣。

美櫻:真想這樣說一次呢。

英治:說又有什麼關係呢?大聲地說出來。

美櫻:我要是這樣說的話,大家會笑死的。

47

琉璃:我啊……不論如何……不論如何都想為你生孩子,因為……因為真正的你其實比誰都孤獨。

人的本質是好?還是壞?要相信?還是懷疑?該溫暖待人?還是冷漠以對?是給予?還是掠奪?是為自己?還是為別人?


Ep2花一般的笑容

00

小雫:我想,爸爸也許是個很偉大的人,大家都不想吃虧,都想引人注目,一直把「我沒關係」掛在嘴邊的爸爸,在我的心裡變得很偉大。不過,有時候我也會擔心,我擔心這樣的爸爸真的幸福嗎?

03

直哉:大哥你人好,我沒話說。不過嘛,這麼做到底妥不妥當?

小雫:什麼妥不妥當?

直哉:不會讓人家產生誤會嗎?她會覺得你對她有意思。

小雫:你的意思是讓爸爸不要對她太好?

直哉:這個我可沒說。在公車上給人讓個座之類的倒沒什麼,不過啊,這助人為樂的事要是做過了頭,有時候會在無意中傷害別人的。

小雫:不大懂。

直哉:她要是喜歡上大哥你的話,雖說是帶著魚子的柳葉魚,你怎麼說也是個單身男子,就算有想再婚的念頭也不奇怪。

小雫:你說誰是柳葉魚?

英治:我沒那種想法。

直哉:那誰說得準。或許她本來已經徹底放棄了戀愛、結婚,你卻給絕望中的人帶去希望,然後再對她說:「我就是心眼好,對人好是我的習慣」,那人家多可憐。

小雫:直哉的話也有道理。

直哉:怎麼說我也是做過牛郎的。女人心還不就那麼回事嘛。大哥該不會是……披著羊皮還帶著小孩的狼?這個時候就該說你是偽君子了。你對人好,你心裡舒服,但是總要考慮一下對方是怎麼想的。

英治:誰跟你說我心裡舒服了?

直哉:不過,大哥要是真想接受她,就又另當別論了,把她當做再婚對象看待的話。

英治:也沒這麼想。

直哉:說到底,你對她還是只有同情吧。

15

院長:托妳辦事之前,我已經多少調查過妳的底細了──工作認真,從不遲到、缺勤,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和同事不親近,也不討護士長的喜歡。

美櫻:因為我這個人不擅長交際,也不會抓要領。所以,這種事找我根本就是找錯了。

院長:我認為正好相反。妳有種吃虧的性格,妳喜歡那樣的自己嗎?

美櫻:完全不懂您在說什麼!

院長:人總是想體驗一下不一樣的自己。如果讓妳這樣一個做事認真頑固又保守的人,去放聲說話,盡情大笑,任性妄為,實際上妳也不可能做得到,人是不會輕易改變的。所以,就索性當做是另一個人,不就好了;改變一下想法,樂在其中,不就好了。妳必須做出一個選擇。

18

琉璃:我最開始見到你的時候,還覺得你有點像壞人。可是女孩子就是很奇怪,總是對那種憂鬱含蓄的男人割捨不下。為什麼呢?可能是母性的本能吧。不知道,不過喜歡上你以後,就無法自拔了,哪怕你真是個壞人,就算是也沒關係。周圍的人都說東道西,我反倒更加想維護你。讓我一直守在你身邊吧,守在……你……身……邊。

直哉:我跟大哥說,讓他不要同情心氾濫。人的心理就是這麼微妙,一聽到「同情」二字,就不由自主反駁說:「那不是同情」。「不是同情的話,又是什麼?」他肯定會陷入自問,所以就會不經意的想起你。

美櫻:你是故意跟他談那個的?

直哉:我給妳來個妙傳,出奇制勝。

美櫻:那我會再傳。我已經決定收手了。

直哉:又來了。

美櫻:我不知道他對院長做過多過分的事。但是,他和我原本素不相識,說謊騙人,我會有罪惡感。

直哉:聽說很困難啊……你爸爸的手術。

美櫻:你怎麼知道的?

直哉:院長可是腦外科的權威,所以妳爸爸才能住單間病房。見恐不救和說謊騙人,妳覺得哪個更加罪惡呢?

28

琉璃:「你要對我好一點」,我不會說這種話的,因為現在的我已經夠幸福了。但是,為了你自己能夠幸福,你應當試著去對一個人溫柔,即使一開始不是真心的,也沒關係,總有一天你會變成個心地溫柔的人。那樣的話,你也就會幸福了,因為待人溫柔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哦。看我,又說大道理了。對不起啦。

31

小雫:爸爸。

菱田:哎啊!小雫也來給我送行啦。

小雫:嗯?送行?不是的。

英治: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生活?雖然家裡是窄了點,妳可以和小雫住一個房間。

菱田:說什麼呢?那你睡哪啊?

英治:我把儲藏室收拾收拾,就能睡。

小雫:婆婆,一起睡吧!還有Chiroru一起。我不會打呼的喲。

英治:只是偶爾會磨牙。

小雫:爸爸騙人,我才不會。

菱田:你們能這樣說,我很高興……很高興。英治、小雫,我很感謝你們的好意。

英治:我們不是出於同情,才這麼做的,請您不要誤會。我們只是想和您一起生活。

小雫:嗯,對。

英治:小雫今後要是到了叛逆期,只有一個大男人照顧,的確不方便。

小雫:不好意思,我會很閙騰的哦!

英治:而且,我也希望您能多教我一點花的知識。和我們變成一家人吧。

菱田:家人?

英治: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但只要住在一塊兒,也可以成為家人的。夫妻也沒有血緣關係,同樣可以成為一家人的。

菱田:不要再說了。

英治:我記得您對我說過,沒有花圍繞著您,就會覺得心裡難受。

菱田:我說了這話嗎?

英治:說了的,這就忘了嗎?

菱田:真失禮!我怎麼會忘了。

英治:老人院裡有花壇嗎?

菱田:我只去那兒看過一次,也不是很清楚。

英治:來我家的話,就會感覺身在花叢一樣。

菱田:說什麼儍話,你那些花不是賣的嗎?

小雫:也有賣剩下的哦!

英治:第二天又會購入新的花。

菱田:別看我這樣,我不太會做飯的。

英治:我知道,我知道。反正我們是味盲。

小雫:也是音盲。

37

老闆:你怎麼安置她的?

英治:你是說菱田太太嗎?現在正和小雫一起洗澡呢。

老闆:是嗎?

英治:聽到她們倆唱歌了。

老闆:這樣最好了。

英治:嗯。

老闆:什麼時候開始的?

英治:嗯?

老闆:什麼時候做的決定?是上次聽我說了那事之後?

英治:不是。那時候完全沒這打算,去接她的時候也沒想過。

老闆:是嗎?

英治:怎麼說呢?一瞬間就做了決定。

老闆:一瞬間嗎?

英治:沒錯。

老闆:一瞬間就拯救了別人。

英治:這也說得太誇張了。

老闆:怎麼會呢?比如,奮不顧身去救掉入鐵軌的人,不也是一瞬間嗎?

英治:那個嘛……

老闆: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喪命。英治……

英治:嗯。

老闆:我也是那樣的。現在想來,我是一瞬間迷上了小野老師。我不會游泳,沉溺於愛情,很有可能就會喪命。

40

美櫻:聽說你收留了那位菱田太太。

英治:什麼收留?人家又不是包袱!

美櫻:就是包袱!人就是包袱。

英治:我把車停在停車場裡了,我們走吧。

美櫻:人總會成為別人的包袱。

英治:好了,我知道了。既然妳這樣說……

美櫻:沒錯,每個人都一樣,沒有一個例外。我現在不就是你的包袱嗎?

英治:是啊?

美櫻:什麼啊?

英治:對不起。

美櫻:真不好意思,我說話帶刺。我也有哦!像玫瑰一樣全身帶刺。

英治:嗯。

美櫻:真對不起,我不會那麼輕易賣給別人。

英治:嗯。

美櫻:不會那麼輕易……我可沒說冷。

英治:我在幫妳打包。

美櫻:打包?

英治:你是包袱,不是嗎?

美櫻:是啊。

英治:雖說是包袱,可也不同於普通的包袱,因為妳讓人不得不去好好珍惜,因為妳是那麼脆弱。對嗎?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什麼?

美櫻:你這麼說的話……

英治:嗯。

美櫻:那我會假哭,來掩飾我的笑。

英治:嗯。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嗯。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嗯。

美櫻:花店老闆……回答我啊,花店老闆……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嗯。


Ep3

19

琉璃:童話故事──我最喜歡的童話故事是……美女與野獸。雖然有灰姑娘啊,白雪公主啊,但我還是最喜歡美女與野獸裡的貝爾。別的童話裡的王子都被女人的外表所吸引,也就是說一見鍾情。可是,被施了魔法的野獸在玫瑰花瓣凋謝之前不懂愛。一定要愛護貝爾,不這樣的話,一輩子都無法解除魔法。所以,即使你現在不知道什麼是愛,總有一天,我會像貝爾一樣教會你,在玫瑰花瓣凋謝之前。那就是我和你的童話故事……童話故事。

英治:對不起,妳沒事吧?

美櫻:你沒事嗎?一直被揍。

英治:真好,難為情的時候沒被妳看到。

美櫻:不看也知道,膽小如鼠。

英治:我就是那樣的,我就是個沒有膽識的人。

24

父親:妳什麼時候變成這種一板一眼的女人啊?

美櫻:那是當然啊,這是我的工作啊。

父親:啊,這樣啊。

美櫻:而且我從以前性格就是這樣嚴肅認真的──只要不變成另一個人,性格就不會變。

父親:現在不就是另外一個人嗎?

美櫻:誒?

父親:小時候的妳真是任性得不得了,誰都招架不住。

美櫻:別騙人,別以為我記不得,你就胡謅。

父親:如果哭了的話,誰也拿妳沒辦法;想要的東西就一定想得到。

美櫻:是嗎?

父親:帶妳去遊樂園或者海水浴場的時候,妳還會故意走丟,就為了讓我們找妳。

美櫻:有這種事?

父親:也許是考驗著父母的真心吧。我可是拚命的找妳呢。如果找不到妳的話,妳還會一段時間不理我,和我鬧彆扭呢。

美櫻:我嗎?

父親:但是,天真無邪的,特別可愛……笑著,哭著,雖然任性了些,但是真的很可愛。

美櫻:就算那樣,長大了也沒辦法了啊,又不是儍子,必須去讀懂周圍的氣氛。

父親:妳不適合勉強自己,也不適合去附和別人,所以妳才會叛逆,不知所措。

美櫻:沒這回事。

父親:常常會感到喘不過氣吧,總是得在意週遭的氣氛。空氣啊,是拿來呼吸的。

29

菱田:我是真的不太會做,所以必須好好學了。

美櫻:有什麼關係啊,不擅長就不擅長啊。比起克服自己不擅長的事而言,更重要的是保持住現在擅長的啊。

菱田:妳這樣認為嗎?我比任何人都要熟悉花語,所以決定在店裡開始弄花藝哦。

美櫻:討厭就說討厭;喜歡就說喜歡。

菱田:是。

小雫:小雫也是啊,一直都是這樣的。

美櫻:但是長大了以後就會想,要振作起來,當個大人哦,於是不知不覺就學會了忍耐之類的很多情緒,為什麼呢?

菱田:勉勉強強地去學習如何讀懂周圍的氣氛。

美櫻:是啊,會逼自己讀懂周圍的氣氛,是因為受到傷害了吧。

小雫:小雫是不會變的,因為爸爸會在身邊,不管做什麼,說什麼,爸爸都不會傷害小雫。

菱田:是啊,有這種人在身邊,是絕對不會被傷害的,就能安心的去做原來的自己。

美櫻:誒。

小雫:要是有煩心事的時候,就這樣……

菱田:踩地板嗎?

美櫻:嗯,弄出騰騰的聲音。

35

英治:妳好,我是花店老闆。

美櫻:現在要不要玩個遊戲啊?

英治:現在開始玩遊戲?

美櫻:我現在在澀谷。

英治:新宿之後是澀谷嗎?

美櫻:現在才中午,而且我沒喝酒。

英治:可是我還要看店。

美櫻:可是菱田太太說,你從下午開始就休息了哦。從現在開始到末班電車之間的時間內,來找到我。

英治:妳在澀谷的哪兒啊?

美櫻:就在澀谷的某處啊。

英治:別開玩笑了,給個提示。

美櫻:沒提示。求你了,不要覺得我煩,只要今天就好了。不要覺得我是個任性的女人,不要厭煩我。

英治:我知道了,沒提示就沒提示吧。

小野:他想著自己已逝的女友,已經十年不與任何女人有交集了。這樣的男人實在是太棒了。明明已經不在眼前了,明明不能陪在身邊了,即便如此都還是一直獨身一人。要是我是他的女友的話,那我就太幸福了,因為每個女人都想成為男人的最後一個女人啊。喜歡這份心情代表著所有的女人。

老闆:感覺小野老師是在挑釁那個女人呢。

小野:因為她很可愛啊,把自己的嫉妒之心擺在臉上。一般人成年後,就會把疼痛和羞怯,把這些都隱藏起來。汐見先生卻明明很緊張。

老闆:他說他好像有點慌亂了。

小野:是吧。那兩個人像中學生一樣的單純,一時之間我嫉妒起來,所以不小心就刻意使壞了。覺得真不錯呢。

英治:妳在這兒啊。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是。

美櫻:童話裡面,王子一定會和公主相遇的啊。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英治:不知道。

美櫻:因為公主在等啊,在一個注定會相遇的地方等著。這樣說來,倒是有點破壞夢想的感覺。

英治:那就等於違反規則呢。

美櫻:是啊,女人很狡猾的。太姑娘也是故意下一隻鞋的。

英治:要是這樣的話,改天我們再玩。

美櫻:誒?

英治:下次不再違反規則。

美櫻:要是那樣,就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了啊。

英治:不會的。把手伸出來,真的是差一點點就遇到了。

美櫻:啊!

英治:很遺憾我不是王子,不過只差一點點,就能找到妳了。


Ep4 揭開過去,致三萬個孩子

00

美櫻:我的回憶裡沒有幸運二字。但我也不奢求,因為我知道,厄運也許會伴隨著好運而來。居然會有這種想法,難道是我這人太小心翼翼了?抽獎的手氣?沒有,沒有,完全沒有,所以就算落空,我也覺得是理所當然,但也許多少還是後悔自己去抽了。你看,如果自己沒出手去抽,心裡還能暗暗地想,抽了可能就會中呢。

09

英治:像你這種孩子,應該叫做無名戰士。每天都在拚命戰鬥,卻沒有人知道。好像有三萬個跟你一樣的孩子──其實有很多,全國各地不計其數。其實,我小的時候也和你一樣,我也是無名戰士。互相關照。

小雫:變身!我說,你見過真正的正義之友嗎?真的有哦!我今天早上見到了。他讓我代他向你問好。你真厲害啊!原來是你朋友。他讓我告訴你,他的郵件地址變了,還要我把這個交給你──青蛙信使。雖然我也求過他,不過他不告訴我,那話怎麼說的來著……說你是被選中的特別的孩子,什麼什麼戰士……

省吾:無名戰士?

小雫:嗯,就是那個,只在危機關頭才會登場。

省吾:要等發送SOS之後。

小雫:是嗎?好帥啊!

省吾:普通啦。

小雫:下次也教教我吧。-

16

美櫻:舒服嗎?

英治:嗯。

美櫻:我也不能為你做點什麼。

英治:哪的話,前幾天不是還給我們做過飯了嗎?大家都說好吃。

美櫻:真的嗎?

英治:咖哩也很好吃。

美櫻:當真不假?

英治:我不會對妳撒謊的。……那個……

美櫻:對不起,你別放心上。

英治:對不起,我是不是提到妳的傷心事了?

美櫻:不是,真的不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有時候就是會這樣。真的別放在心上,過一會兒就沒事了,過一會兒就沒事了。

英治:這樣啊。

美櫻:你一直都是這樣嗎?

英治:誒?

美櫻:花店老闆一直都是這麼溫柔、這麼好的人嗎?

英治:沒有,妳說什麼呢?我哪有。

美櫻:好溫柔,真的。

英治:妳太抬舉我了,其實我……

美櫻:小時候就這樣嗎?

英治:誒?

美櫻:是個好孩子嗎?

英治:沒有啦。

美櫻:太概是你父母管教得比較好吧,才能讓你這樣健康成長。

英治:我不溫柔,也不是好人。

美櫻:都開始謙虛了。不用害羞啦。

英治:在我的內心深處,有冷酷殘忍的一面。

美櫻:花店老闆的心裡?

英治:我一直都能感覺到,也希望有一天能擺脫那樣的自己,常常會這麼想。

美櫻:能這樣認清自己,才了不起。一般人都是逃避自己那些負面的地方

36

老闆:警方在調查省吾的父母,說不定竊盜罪成立呢。

小野:這樣一來也就放心了。

英治:不放心的是他長大成人以後──當他懂事了,就會想為什麼命運對他這麼不公。怕他會心頭一直紮著根刺一樣,對世界充滿仇恨。

小野:我們得幫他把那根刺拔了啊!

老闆:談個戀愛就好了吧?去愛一個人,自己也能變得幸福的。

小野:對啊,去愛一個人。

英治:戀愛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是,真心去愛一個人,就另當別論了。這個難題本來應該是從父母那裡學到的。

老闆:能被愛就好了。

小野:能被深愛,就好像父母對孩子一樣;不管別人怎麼說,怎麼看,始終不離不棄。您太太就是那樣對您的吧?

老闆:真好啊!你小子心裡的那根刺啊,是你老婆搭上性命,生了小雫,才給拔出來的。

38

琉璃:都說距離產生美,這都美得看不到了。我知道,知道你忙,可是……怎麼說呢?要是平時的話,估計會傷心難過掉眼淚,可是我相信你,所以不怕,而且我還有肚子裡的寶寶陪著呢。女人很脆弱,但是為母則強。又說笑了。我現在可是媽媽了。

美櫻:你看這個。

英治:這個……

美櫻:我把它做成了護身符,留著當紀念。

英治:是嗎?

美櫻:中的一等大獎,幸運的紅珠。

英治:其實這個……

美櫻:我知道。按摩的時候,想向客人炫耀一下的,結果被人家笑了。

英治:對不起。

美櫻:是個人都該笑我了。

英治: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美櫻:但是無所謂,別人愛說什麼都沒關係,被笑話也無所謂。這就是一等獎的紅珠。只要是你說的,我就相信,相信你。


Ep5 世上最長的告白

00

琉璃:你不覺得,人與人之間就好像鏡子一樣嗎?別人對你好,你也會想對別人好;要是別人對你冷淡,說你壞話的話,自己就會想要以牙還牙,心情隨之不佳吧。如果真心真意愛上一個人,那個人也能真心真意愛你,就滿足了吧,就好像鏡子的反射一樣。你要是能和我想的一樣就好了。

小雫:爸爸……

英治:嗯?

小雫:媽媽都不會變老,真好。

英治:是啊。

小雫:不過,只有小雫一個人變老。要是媽媽比我年輕,又覺得有點怪怪的。哦,有郵件啊?

英治:嗯,發給栽培的農夫伯伯,告訴他們,今年的仙客來長得不錯。

小雫:能收到這種信,真讓人有幹勁啊。

英治:嗯,每當別人感謝的回信,爸爸也會更加努力。這就是鏡子啊,好像媽媽說的……

英治:是啊……

小雫:人人為我,我為人人。

英治:嗯。

小雫:我再看一遍。

16

父親:只要一給妳買點好東西,妳的臉馬上就會由陰轉晴,不管是衣服,還是洋娃娃。

美櫻:哪有?我就那麼好哄啊!

父親:還笑呢!

美櫻:太單純了吧。

父親:說什麼呢!女人就是單純點,才招人喜歡。

美櫻:你又在耍我。

父親:誰耍妳了!

美櫻:不過說得也有道理。

父親:好像有什麼好事吧?

美櫻:很多事……那個好事和壞事糾纏在一起。

父親:所以要妳單純簡單一點。

美櫻:不可能的,我已經被套住了。

父親:因為妳對別人撒謊了吧。這個世界上的事,都是八九不離十的。

美櫻:大概是吧,不過沒辦法。

父親:沒有沒辦法的事。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要現在開始說真話,就可以了。

美櫻:說來容易。

父親:只要妳把事情簡單化……聽我說,撒謊是因為妳輕視對方,心想「即便告訴他真相,也得不到原諒」,是妳把別人看得太低了,其實也把自己看得太儍,以為只有謊言能換得別人的感情和認同。

美櫻:有時候你說話還挺正經的嘛!

父親:我都被自己說的這番話感動了。

30

父親:腦瘤嗎?也就是說腦袋裡的癌症吧?

院長:是。

父親:我看我女兒的樣子,也多少有點察覺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院長:誒?

父親:最近和我女兒吧……雖說我是個不稱職的父親,但是感覺也確實是到了年紀了。

院長:是嗎?

父親:要說消除隔閡,不都是人之將盡之時,才能釋懷嘛?

院長:不能說這種喪氣話。

父親:院長您有孩子嗎?

院長:很遺憾。

父親:是嗎?

院長:經常有病人問我這個問題,其實我很羨慕的。

父親:要是我女兒能生在院長這樣的人家裡,就好了。肯定比現在要幸福。

院長:這種事很難說的。我也一樣,如果我有女兒的話,也不保證就能理解她。

父親:至少不會像我一樣成為她的累贅。院長,告訴我真話吧,要是真的那麼難的話,就算了吧。我不想再給她添麻煩了。我也沒有什麼可以留給她的。

院長:也有別的病人說過同樣的話──為了家人著想。

父親:是啊。

院長:我不知道別的醫生怎麼說,但是我一直都是這麼回答的:「不要自欺欺人。是人都怕死,想活下去的意志就要勇敢說出來,不顧一切地大聲說出來。不要在乎困擾他人,人的生命值得珍惜。」

父親:我這種賤命!

院長:連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又怎麼配談對女兒的愛?

父親:對不起,是我錯了。

36

美櫻:人和人就像照鏡子一樣。小雫說是她媽媽教她的。

英治:對。

美櫻:好美的話語,好美的感覺。怎麼了?

英治:鏡子也有裂縫的時候。

美櫻:也是。

英治:手術的事……不要再拒絕我替妳出錢了。好不容易有機會的,沒有理由不賭這點可能性。我把錢準備好了。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小雫也很樂意我這麼做。

美櫻:小雫!

英治:再租房子重頭做起。0看著很圓,對吧?我最喜歡這個數字了──反正我是在用小雫的話。……但是其實不是0,因為有妳;我和小雫和妳,我們就是三個圓了……花丸。

美櫻:那……那要是手術失敗了呢?錢不就白花了嗎?

英治:不會的。不是白花,只不過……

美櫻:只不過什麼?

英治:要是手術失敗了,妳因此而痛苦的話,我會不安。

美櫻:我痛苦?

英治:妳會不會怪我害妳失去了能重見光明的夢?

美櫻:你怎麼就這麼儍呢?這種事怎麼能怪你呢?

英治:對不起!

美櫻:真的可以嗎?

英治:嗯,妳就安心地用吧,也不要亂想什麼報恩的。還像以前一樣口無遮攔就可以了。

美櫻:我有那麼口無遮攔嗎?

英治:不是,對不起!……保持像以前一樣的笑容……

美櫻:笑容?

英治:像花一樣……

美櫻:花?

英治:妳笑起來,就好像花開般燦爛。我喜歡妳的笑容,今後也希望看到妳同樣的笑容。

美櫻:這樣笑嗎?

英治:再多一點笑……

美櫻:這樣?……花店老闆……

英治:什麼?

美櫻:我也想拍大頭貼。你不是一直都和小雫一起拍嗎?

英治:嗯。

美櫻:我也想拍,留做紀念。


Ep6

10

英治:是嗎?沒事吧?

美櫻:一個小時左右的手術,雖然擔心會有排斥反應,但和其他器官移植相比,排斥反應的可能性比較小。

英治:是嗎?出院的時候,我去接妳吧。

美櫻:爸爸現在陪著我。

英治:要打個招呼嗎?

美櫻:不用了。

英治:那樣的話,就下次吧。

美櫻:我和爸爸都很感謝你,多虧了你。

英治:沒關係。那個……

美櫻:怎麼啦?

英治:妳緊張嗎?

美櫻:有一點。

英治:那是當然,因為非常期待。

美櫻:在拿下這條繃帶之後,不管好壞,我的人生都將改變。

英治:不會變得不好的。

美櫻:不能再回到從前了。這樣想著,覺得很害怕。我在想,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英治:妳在想變得更加幸福。

美櫻:可能有好多次逃走的機會……

英治:逃走?

美櫻:即使這樣,結果還能聽到你的聲音。自己不能理解。

英治:到底怎麼啦?因為那個吧?剛做完手術,神經非常緊張。妳想一些開心的事──如果能看見的話,第一眼想看到什麼?天空嗎?還是大海?

美櫻:當然是你咯!

英治:誒?

美櫻:想看到你的臉!

英治:我的臉。

美櫻:我現在正在想像。

英治:別想了,會讓我很有壓力。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什麼?

美櫻:其實真的很想在眼睛還能看到時,就遇到你,很平常的從「你好」開始,然後……然後是「今天天氣真好啊」。

英治:然後,「再見」之後就結束了。沒事的,到現在為止也好,從現在開始也罷。

美櫻:從現在開始?

英治:對。

14

英治:你還沒睡啊?

直哉:我怕打攪你的愛情熱線。

英治:也不是的,剛才她很不開心。

直哉:我也很不開心。

英治:你也是?

直哉:是啊,睡都睡不著了。

英治:如果沒地方去的話,就一起住吧。

直哉:那不需要了,朋友還是有的。

英治:你是大學生……

直哉:好孩子……

英治:那你也是嗎?

直哉:不是,我是秋田的小酒店老闆家的兒子。嚮往東京,來到現在的大學。

英治:學了很多啊。

直哉:可是,從小到大,周圍都是有錢人的孩子,都是些垃圾。總有一天,我要讓他們感受另一種生活。

英治:他們是你的朋友嗎?

直哉:雖然是朋友,但不信任他們,或者說,不是相不相信的那種關係。

英治:真孤單啊!

直哉:就是那樣,也不流行痛苦。

英治:即使那樣,還是很不開心。你又沒有像她一樣去做手術。要相信人,哪怕一個人就夠了。只有父母的世界很無聊;除此之外,相信別的人,一定會安心的。自己只對那個人不說謊話,自己去這樣決定,這樣的話,心裡也會平靜的。

直哉:沒有人讓我相信的。

英治:是嗎?

直哉:如果這樣可以讓我睡得安穩的話,我願意去相信大哥你。

英治:我?

直哉:也不需要理由就照顧我。

英治:為了這麼點事,就去相信我啊?

直哉:可沒有別人了啊,這就夠了。

英治:那你就這樣做啊。

直哉:那麼,我在這個世界上,就不對大哥說謊。

英治:嗯。

直哉:真的,我發誓!

17

琉璃:對啦,你看,你看,孩子的影像。雖然已經知道是男是女了,但我沒問醫生,因為不管男女,都會很可愛的。雖然一直說當父母的很儍,我在孩子出生前,就變成那樣了。我的父親一定不會原諒我們的;比起我們,一定不會認同你。可是,我不聯絡他,也一定讓他很擔心。這個孩子出生以後,即使生氣,也會原諒我們吧。這個孩子一微笑,大家都會開心,天使的笑臉!喂,拜託你咯,我的寶貝。

29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是的。

美櫻:我出院了,只要把繃帶拆掉,就可以了。然後就像上次一樣,好像把房間的鑰匙丟了。

英治:那來我家吧。

美櫻:可是大家都睡了吧,吵醒他們不太好。

英治:不要緊的,直哉也沒在。在客廳裡,被子……

美櫻:你不累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去兜風吧。

英治:兜風?

美櫻:我想去大海。

英治:我沒關係的。

美櫻:真的嗎?

英治:我正好想和妳兩個人單獨聊聊。

美櫻:難道又是轉彎抹角的告白?

英治:不是。

美櫻:實際上,預訂今晚拆繃帶的。

英治:是嗎?

美櫻:可是途中覺得太可怕,就逃出來了。

英治:害怕?……是啊。

美櫻:不是害怕看不見。

英治:不是嗎?

美櫻:知道銘記作用嗎?

英治:知道,是指鳥類吧。剛出生的小鳥會把第一眼看到的動的東西,當成自己的父母。

美櫻:是的,是的。突然想起這個,對著剛要拆繃帶的醫生大叫:「不要啊」。

英治:是嗎?

美櫻:我不想喜歡你。

英治:真的嗎?

美櫻:真的。我就像剛出生的小鳥。

英治:是啊。

美櫻:因為爸爸在身邊,所以不會把醫生當成父母,可是看到那位醫生一見鍾情的話,就糟糕了。

英治:一見鍾情就糟糕了?

美櫻:因為我已經被你買走了。

……

美櫻:對了,花店老闆,你有事嗎?你不是說,有話想兩個人一起聊聊嗎?

英治:是的。

美櫻:有鹽的氣味。

英治:是啊,乾乾鹹鹹的味道。

美櫻:光腳走在沙灘上,把狗狗帶來就好了。

英治:到底為什麼?

美櫻:誒?

英治:到底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這樣的人呢?

……

英治:馬上就要天亮了。

美櫻:是嗎?……花店老闆……

英治:怎麼了?

美櫻:幫我拆掉繃帶吧!

英治:嗯?

美櫻:沒關係的,只要不看強光,就可以了。不是說了嗎?我想第一眼,就看到你的臉。拆吧!

英治:我不能拆。

美櫻:花店老闆?

英治:我……不要再……

美櫻:怎麼了?

英治:(回想起美櫻說:「我相信你,我相信著你。」)真的嗎?

美櫻:嗯?

英治:真的沒關係嗎?

美櫻:哎。

英治:知道了。……能看見嗎?……真的嗎?

美櫻:哎。……你好啊,花店老闆。

英治:是,今天天氣好像會變得很好哦。

美櫻:那麼,再見。

英治:再見。


Ep7 父親打孩子的時候

09

美櫻:我做的土豆燉肉。

英治:謝謝妳。小雫和菱田太太在洗澡,稍等一會兒吧。

美櫻:真的,聽見她唱歌了。

英治:感覺真好。

美櫻:嗯?

英治:就是……怎麼說呢?

美櫻:幸福的感覺。

英治:嗯。我就喜歡這種在旁邊聽和看的感覺。

美櫻:只在旁邊,自己不參加進去嗎?

英治:我就算了。

美櫻:為什麼?

英治:大概不適合我吧。

美櫻:還有人不適合幸福的?什麼意思啊?

英治:身在幸福中,就會覺得莫名的害怕,總覺得這份幸福不會長久,不知道什麼時候,這種幸福會被老天奪走。一直這麼想,總會很緊張。所以,還是算了。

美櫻:是因為你妻子吧?

英治:嗯?

美櫻:本來很幸福的,忽然……

英治:嗯,可能吧。

美櫻:我也一樣嗎?

英治:嗯?

美櫻:也這麼想嗎?也覺得我總有一天會消失嗎?

英治:這個……我不知道。

美櫻:不知道是什麼話!你這麼說,本來擁有的也會消失的。

英治:對不起,不自覺就……

美櫻:什麼叫不自覺的?什麼讓你不自覺這麼想的?

英治:是。

美櫻:不自覺冒出的想法,你就梗在喉嚨裡好了,半路攔截掉。

英治:對不起,我知道了,下次就這麼辦。

美櫻:真失望,聽起來好像自己消失了都無所謂似的。

英治:不要消失,不要從我的眼前消失。

美櫻:這才對嘛,一開始就這麼說嘛。

英治:是。……那個……

美櫻:什麼?

英治:土豆離開了肉的話,就不是土豆燉肉了吧?

美櫻:嗯。等下,誰是土豆,誰是肉?

英治:我是土豆,我是土豆。

19

琉璃:無論是誰,最終的歸宿都是化做星星;不管追求什麼,努力得到什麼,到最後,所謂的真實也都成了虛無。唯一能帶走的三樣東西,就是愛、勇氣和希望,它們會讓你在夜空中更加地閃閃發光,就好像在說:「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就在這兒,不曾消失,哪怕你迷失了方向,我也會一直守護著你」。那你呢?明知如此,你還在追求什麼?你要得到的到底是什麼?


Ep8 再見,父親

英治:小雫怎麼了?

小野:她和同學一起把門堵起來了。

英治:小雫把自己關起來了?

小野:是,不過她說,只要您一來,就把門打開。

英治:嗯。

小野:先去看看吧。

英治:看看?

小野:讓一下。

英治:對不起。

小野:小雫,妳爸爸來了。

英治:小雫幹什麼呢?快出來。

小野:她說要你從這中間猜出來。

英治:猜?

小野:請。……哪個才是真正的小雫?

英治:小雫……

小野:汐見先生,請不要跨過這道白線。

英治:對不起。

小野:請告訴我們,這二十個孩子當中,哪個是小雫?

英治:老師怎麼給我出這種難題?

小野:小雫說,爸爸一定能猜出來──我汐見雫要測試一下,爸爸愛我有多深。請從這二十人裡面,選出真正的我。如果爸爸猜錯了,我就不去外公那裡;如果猜中了,就全都聽爸爸的。要問為什麼,那是因為爸爸已經百分之百地理解我,所做的一切也全都是為了我。

英治:知道了。那首先……

小野:沒有任何提示。

英治:老師……

小野:汐見先生,我也對你放棄雫的撫養權有意見;現在這種情況,小朋友們也都和小雫一條陣線,老師們也會支持他們的。這個測試說明,小雫已經做出很大的讓步了,雖然她不想離開你。既然做父親的能說出那麼無情的話,做女兒的也只好出題考考你了。

英治:砰砰!

小野:這是在幹什麼?

英治:我還以為小雫會跟我做一樣的動作呢。

小野:你在開玩笑嗎?

英治:對不起。……那個綠色的……紅色的……站左邊的孩子……不是。雫和大家一起拍照的時候,都是站右邊,遠足的時候也是,運動會的時候也是,一直都是站右邊。從中間,往左的孩子都不是。

小野:決定了嗎?一下子就刷掉這麼多。

英治:決定了。

小野:那從中間靠左的同學們都把頭套摘掉。……坐下。還剩下十個。

英治:那個藍色頭套的孩子,膝蓋不一樣。粉紅色的,肩膀不一樣。那個可愛的噴嚏也不一樣,雫的噴嚏跟加藤茶一樣。

小野:坐下。還剩七人。

英治:好。……有蟑螂!……老師,只剩一個了。

小野:誒?

英治:要是雫的話,會把報紙捲起來,把蟑螂打死,她一點也不怕蟲子。

小野:其他同學把頭套摘掉。真不愧是當爸爸的。把她的頭套摘下來,抱抱她吧。你贏了。

英治:不用了。小雫出生時2,200克,雖說小時候生過水痘和疱疹,不過大體還算健康;雖然不愛學習,算術卻學得很好,也因此手握家裡的財政大權。喜歡的食物是甘栗,討厭的食物是鹽漬鮭魚子和海膽。自稱節儉少女,不害怕蟲子,卻因為無法理解蛇沒有腳也可以動的事實,而感到害怕。

小野:汐見先生……

英治:謝謝妳,妳也不是小雫!

小野:誒?

英治:喜歡猜謎語,卻又爭強好勝,不過,因為她也不喜歡耍滑頭,所以留了隱藏提示。

小野:提示?

英治:號稱二十人,實際上只有十九個。……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喜歡哆拉A夢裡的強夫,興趣是用豬豬儲蓄罐存錢,夢想是看粉紅色的海豚……

小野:十九個,那真正的小雫在哪?不會吧!

英治:她應該聽見我說話了。

小野:您早就發現了嗎?

英治:父女之間就好像兩塊磁鐵一樣吧,我當時就覺得,她不在我眼前。……小雫很開朗,一點也不怕生,和誰都能做朋友。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其實很懂別人的心思。她是個善良的孩子。雖然沒有媽媽,可是卻從不因此而抱怨,給大人添麻煩。雖然是父女,可是有時候就好像朋友一樣。就是把妳放進我眼裡,都不會痛,是我的……

小雫:爸爸!

英治:找到妳了。

小雫:那我真的會……

英治:嗯。

小雫:進到你的眼睛裡去哦。……這次又是爸爸贏了。

英治:沒有的事。

小雫:爸爸。

英治:根本就沒有什麼贏不贏的。……謝謝。

小雫:謝謝大家。

43

琉璃:……你卻用可怕的眼神看著我;看到我害怕,你終於對我笑了。你說自己是無名戰士。

神山:這世上我們所能相信的……

英治:只有我們自己。


Ep9 震撼!所有的真相

小野:你們倆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神山:從小就認識。

小野:從那時開始,就一直是好朋友?

神山:與其說是朋友,不如說是死黨。

小野:死黨?

神山:是啊,雖然不是什麼值得大聲說出來的事,對吧,英治?

英治:舜,別說了。

神山:無名戰士。

小野:誒?

神山:老師好像也知道啊。

小野:啊,算是吧。以前因為學生的事情,我找英治先生談過。

神山:原來如此。對自己女朋友就說不出口了。

英治:沒那回事。

神山:是嗎?我就沒說過。

小野:為什麼?這不是最應該告訴她的嗎?

神山:怎麼會?反正說了她也不會明白。如果反被同情,我.更會覺得來氣。心裡面的刺會一下子全都豎起來。

英治:你有這麼能言善道啊?

神山:啊,好久不說日語了,見笑了。

美櫻:玫瑰花也有刺。他的花店從來不賣玫瑰,唯獨玫瑰不賣。

英治:我之前不是給妳解釋過了嗎?

神山:原來如此,我能理解。

英治:舜……

神山:我們就是長著刺的玫瑰……

英治:舜……

小野:汐見先生……

神山:我們是不會出賣自己的。

31

咖啡:別想這個了,你還是趕快拿著錢去阿輝那兒去吧,讓花店重新開張。……又怎麼了你?

英治:老闆,我是不是不太會表達?

咖啡:雖然還不到沉默寡言的程度……和美櫻之間不順利嗎?

英治:這個……

咖啡:我倒覺得無所謂。要是在國外,像I love you那種話是要脫口而出的,不然女人根本不鳥你。說實話,我是覺得那樣怪肉麻的,愛哪是那麼隨便能說出口的!

英治:說得對!

咖啡:不過,有時候也需要你痛下決心,要捨得把自己豁出去。

英治:豁出去?

咖啡:一擊必殺,用你堂堂日本男兒的氣魄說出I love you,不對,應該是「我愛妳」。

英治:嗯。

36

美櫻:我給你留信了。

英治:信?

美櫻:爸爸快要做手術了,這段時間我也要住到醫院去。

英治:這樣啊!

美櫻:房子下個月到期,那之後,如果你喜歡,還可以繼續租。

英治:妳不回來了?

美櫻:嗯。

英治:這樣啊!

美櫻:我們的期限……雖然比預想的結束得要早。

英治:我不是那個意思。

美櫻:最後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昨天,他……神山說的那些話……

英治:是事實。

美櫻:是事實,但不是真相。她不是你害死的,對吧?對吧?不是你?你快說不是啊?為什麼不告訴我?

英治:對不起,我……

美櫻:花店老闆真堅強,你無所謂的,你什麼都不在乎,你什麼都可以放手。要是帶我們走,就好了──帶著小雫,帶著我。其實,你誰都不相信,誰都不愛。不好意思,其實我也沒資格說這種話。……這麼長一段時間,真是對不起你了。非常非常對不起。再見了,花店老闆。


Ep10

09

神山:名字是什麼?

英治:雫。

神山:你取的嗎?

英治:琉璃生前說,如果是女孩子,就叫那個名字。

神山:然後呢?你撫養她長大。

英治:嗯。不用母奶,用牛奶。上次不是說了嗎?因為我對琉璃有罪惡感,要盡我最大的努力。

神山:啊,別誤會,你以為時至今日,我會要回親生父親這個名分嗎?

英治:沒有。

神山:小孩只會礙手礙腳。

英治:舜……

神山:啊?

英治:琉璃是想和你組成一個家庭啊!

神山:家庭?

英治:雖然我這麼想,你需要一個家。

神山:我不要那樣的東西,那只會成為我人生的障礙。看看這個世界,為了家庭幹自己不喜歡的工作,迎合無聊的上司,太沒價值了。光聽到家庭這個詞,我就煩。

英治:雖然是這樣……

神山:女人……有了金錢和地位,女人就會排著隊來找你。

英治:那不是愛情,舜。那不是愛情。

神山:別說那麼自以為是的話,好嗎?我不知道的話,你也不會知道。對吧?

英治:我知道的。

神山:夠了,那只是幻想。

英治:琉璃愛過你。

神山:我沒有感覺到的話,那只是她的單相思罷了。

英治:她覺得,總有一天你會感覺到,所以生下小孩等著你。

神山:我沒有孩子!……可惡!別再說這件事了。

英治:舜,安西院長好像已經知道了……你才是琉璃真正的對象。

12

菱田:誒?從公寓裡搬出來了嗎?

美櫻:是的,前不久搬到宿捨去了。

菱田:為什麼?

美櫻: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菱田:沒那回事,看起來那麼速配。

美櫻:我知道是有期限的,總有一天會分開的,無論如何都要說的。

菱田:我知道。

美櫻:可是他……

菱田:不會吧!英治會明白的。

美櫻:夠了。我自己說了,聽起來也像是藉口。

菱田:雖然有點多此一舉,讓我做中間人試試。

美櫻:誒?

菱田:雖然我看上去這樣,但就像故事裡的關鍵人物。

美櫻:可是……不用了

菱田:美櫻……

美櫻:他一定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菱田:沒那回事。

美櫻:比如像院長死去的女兒那樣的人。我看了她的錄影帶,非常感動。她是那種愛護自己但更加愛護別人的人,至少現在的我還不行。

菱田:這樣的話,你對英治也是……

美櫻:這可能是因為這是我的初戀吧!

14

神山:高中畢業後,就要搬出孤兒院。在這之前,不打工的話就活不下去了。

小野:汐見在那之後,就開始撫養小雫。

神山:怎麼啦?來採訪的啊?

小野:對不起。我的學生中也有在那裡的。

神山:說實話,我沒在那裡待很長的時間。

小野:誒?

神山:被一家開麵包店的收養了。

小野:是嗎?

神山:是個富裕的家庭,雖說是麵包店,在都內有好幾家店呢。

小野:誒。

神山:我很幸運,一直讓我讀到醫科大學畢業。

小野:是嗎?

神山:但這些本來應該是英治的。

小野:誒?

琉璃:有點妒忌你們倆的友情,一開始還懷疑你們是同性戀。

神山:那位善良的太太最初喜歡的是英治。來接他的那天,他發狂了。

小野:汐見他?

神山:工作人員也嚇呆了。好像受了什麼刺激,那位太太也就放棄了。

小野:然後你就……

神山:妳不想知道他為什麼發狂嗎?平時是很老實的,就算沒有開心的事,但還是一副笑臉。

小野:真的有理由嗎?

神山:有!我拜託他的。

小野:誒?

神山:妳相信嗎?我反覆說那是玩笑話,然後他就說:「我沒關係的」。

琉璃:你們是完全相反啊,我為什麼會喜歡冷酷的你呢?要是喜歡英治君,就好了。對了,偷偷摸摸交往吧?他說不行,完全被漠視了。等你回來了,一起幫他找吧──英治的女朋友。類型嘛,我已經問過了,要天真的,有著花開般笑容的。那是什麼啊?現在他臉都紅了。我不說出去。

25

院長:請進。

神山:打攪了。

院長:重要人物登場了。

神山:我可以主刀,但有個條件。

院長:條件?

神山:對,很抱歉。在這之後,不能對我有所不滿,或是降低對我的評價。

美櫻:你在說什麼啊?

院長:說吧!你的條件是什麼?

美櫻:院長……

神山:請忘記令嬡琉璃的事。雖然在她面前不太好說,但這是個難度相當高的手術,不能保證成功。最壞的狀況是,可能會演變成醫療事故也不一定。

美櫻:院長不會這樣做的。

神山:如果對我恨之入骨,不是沒有可能。當時我還是學生,而且馬上要去留學,當然讓她懷孕是我的責任。可是她還年輕,即使被傷害了,還可以重新戀愛。現實就是那樣。可是被誤會的是英治。你所瞭解的英治沒有告訴她真相,然後結果就像事故一樣。對,那是事故!

美櫻:你不能這樣說吧!她愛著你。

神山:愛?不要說得這麼誇張?那為什麼她隱瞞了自己父親的身份呢?如果告訴我的話,或許我會回心轉意,因為可以繼承這麼大的醫院。

院長:別再侮辱我女兒了,就像侮辱我一樣。我女兒不讓我見你,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你不愛我女兒,因為我女兒知道,你是一個不會有愛心的人。我不會認可一個不愛我女兒的人,這一點我女兒也都知道。

神山:這樣的話,結果是不用說了。

院長:出去!馬上從我的醫院出去!

神山:交涉失敗。對不起。

31

美櫻:他就像花一樣對著陽光生長。陽光不會……不,是不能靠近你。你不管爬到什麼地位,只會沉迷於黑暗。

32

英治:和舜嗎?

小野:是啊,我聽說了關於被麵包店收養的事。因為有了這件事,從此以後,他只相信你。

英治:我沒有施恩的打算。

小野:哎,可是……

英治:實際上,我也很吃驚能被那位太太選中。怎麼說呢,僅是這樣,我就覺得很滿足了。

小野:怎麼可能?

英治:對大家有點內疚,特別是對舜。

小野:為什麼?

英治:因為他比大家都努力討人家喜歡,第一個微笑著,從不離開那位太太……

小野:他嗎?

英治:他是個非常感性而纖細的人……

小野:是嗎?

英治:成為養子之後,為了討好麵包店夫婦而努力地學習。可後來,原以為不能生育的麵包店太太生了自己的孩子。

小野:不會吧!

英治:即使是同樣的虐待,有人能夠忍受,而有些人不能忍受。

小野:嗯。

英治:「討厭你」,就這三個子會讓有些害怕得想去自殺;舜就是這樣脆弱纖細的人。所以他的內心長滿荊棘,在受到傷害之前先傷害別人,不這樣的話,就無法生存,估計一個在健全環境下長大的人是無法理解的。可是……

小野:琉璃理解了。

英治:是的,可是舜沒有感受到。那時候……

小野:如果她生了孩子後,一直等他的話,他也許會相信的。

英治:嗯。

39

神山:英治!

英治:快點回醫院!

神山:開什麼玩笑啊!

英治:剛才她打電話給我了,舜。

神山:交涉失敗了,我搭成田的最後一班飛機離開。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英治:你是醫生吧!她父親的性命……

神山:我回那邊的話,能救更多人。

英治:舜……

神山:她拜託你了吧?夠了,英治。她不是院長用來欺騙你的嗎?

英治:正因為有了她父親的事……

神山:你怎麼啦?被騙了,還要袒護她嗎?

英治:她信任我,所以……我也信任她。

神山:知道我在說什麼嗎?我們相信的……

英治:不單是她,我還信任別人,很多人。

神山:儍瓜,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出賣。

英治:不會的。即使被出賣了,我也相信他們,那樣的話就會幸福。

神山:什麼幸福,英治?因為你,小時候我虧欠於你,你的請求我也不是不想答應。

英治:舜……

神山:可是生活方式是不會改變的,絕對不依賴別人,也不被別人利用;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

英治:求你了,舜。拜託你了。在這個時候,你也不會改變你的生活方式吧?

神山:即使求人,沒辦法的事情就是沒辦法。

英治:舜!

神山:怎麼樣?

英治:你要我怎麼樣啊?

神山:對了,給女兒打個電話,怎麼樣?「我不是妳的親生父親」,說出來試試看。因為你的罪惡感,把孩子養大了。確實我那樣說了吧!但這樣執著不是很奇怪嗎?放棄了監護權,卻又無法說出來,嗯?你說的,信任的話就會幸福。信任別人的話,自己養大的孩子又如何呢?應該更加信任吧!只是一個告白,是不會破壞什麼的。……對不起,我走了,我趕時間。


Ep11 出售玫瑰的花店~一滴眼淚

英治:喂!

小雫:喂,爸爸。

英治:小雫……小雫……現在開始說的話,希望妳好好聽著。

小雫:怎麼了?不用擔心,我很乖哦!

英治:雖然妳聽了可能會吃驚,覺得不能接受,但是,接下來我要說的話都是事實。妳一點點地慢慢接受;不管花多少時間,妳都得試著接受。

小雫:爸爸?

英治:我……我不是小雫的……我不是小雫的親生父親。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說出來,這麼重要的事情……但是如果站在你的面前,肯定就說不出口了,所以用這種方式告訴妳。我一直鼓勵著妳的媽媽,鼓勵她能順利地把孩子生下來。但是,也許我用錯了方法;要不是我,妳媽媽可能不會死去。我沒有一天不因此而自責,所以,為了贖罪把妳養大……雖然很辛苦,對於沒有什麼追求目標的我,不知不覺,妳就變成了我生活的意義。說出真話,也不代表將來會改變什麼;我還是像從前一樣,把妳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小雫還能把我當成妳的父親。晚安。

13

院長:我必須向你道歉。

英治:不用。

院長:請允許我來出錢,重開花店。

直哉:太好了!

英治:錢就不用了。

直哉:大哥,你說什麼?

英治:我跟熟人借了。

直哉:騙人!能借到,不就沒那麼多事……

英治:是真的。誒!房屋契約!

院長:但是……

英治:而且琉璃的事我也有責任。

直哉:大哥,怎麼又說這種話?

院長:就算只有她一個人,她也會把孩子生下來的,不是嗎?

英治:院長……

院長:要是沒有你在身邊陪著她,或許她也不能順利生下小雫。你鼓勵著我女兒,守護著她;因為你,小雫才能來到這世上。我是這麼想的。我想向你道歉,更想再說聲謝謝。

直哉:太好了,大哥。

院長:關於小雫……

英治:嗯。

院長:我想把她還給你。

直哉:太好了,這樣就能像原來一樣了。

院長:我之前被仇恨沖昏了頭,只想把她從你那裡奪走。

英治:您現在還是這麼想嗎?還是抱著奪走小雫的想法嗎?

院長:不,我沒想到那孩子……

英治:已變成您的精神支柱了。……請您繼續撫養小雫。

直哉:大哥,你說什麼呢?好不容易等到院長的一句話……

英治:讓小雫變得跟她媽媽一樣出色。琉璃真的是個好女孩,我覺得那都是因為院長教育有方。

院長:不是的。

英治:她經常對我提起您。

院長:我是嗎?

英治:是的。她說:「爸爸給了我無盡的父愛,所以即使沒有更多的愛情,也無所謂了,因為有爸爸一心愛著我,養育我」。

院長:琉璃說的?

英治:小雫就拜託您了。

院長:這麼做真的好嗎?

英治:我想,小雫現在也希望是這樣。

17

小野:他來看過小雫。

美櫻:誒?

小野:但是他看見我之後,就走了。就像妳說的一樣,汐見先生和他就像光和影一樣,和周圍鬥爭,或者是和自己戰爭。不管是哪一位,都像是一枚硬幣的正反面。他們倆之間肯定有一種難以言喻、只有他們自己明白的牽絆。

美櫻:無名戰士。

18

神山:坐輛爛車來,腰都痠了。

英治:要求別那麼高,好不好。

神山:說什麼話啊,我的要求就是高。我要附游泳池的別墅,出入有高級轎車接送,身邊的女人換個不停。

英治:嗯,越爬越高,永遠站在最高處。

神山:怎麼?這次知道支持我了嗎?

英治:等你老了,一個人無法承受的時候,你就回來。

神山:那我要考慮一下。

英治:那時候,我就跟小雫說,你才是她的親生父親。就這麼辦。

神山:你說什麼啊?你才是她父親。

英治:我只是一直扮演著父親的角色。別誤會,舜,我只是把父親的角色讓給你,其實我更堅強,我還扮演著母親的角色,無論何時,都是孩子心中的主角。

神山:到那時……

英治:嗯……

神山:記得化妝。

英治:你可別愛上我。

神山:我們相信的……

英治: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自己。

神山:我們沒有哭過;就算哭,也無濟於事。從小就被周圍灌輸了這種思想,漸漸地,眼淚就真的沒有了。

英治:嗯。

神山:孩子的名字是你取的吧?一滴眼淚。……我走了。

英治:舜!

神山:嗯?什麼啊?

英治:哈里波特的新作。

神山:才不要。

英治:看了會哭出來的。

22

咖啡:小心臺階!好了……好了……好了

直哉:老闆!

咖啡:嗯?

直哉:謝謝你。

咖啡:謝什麼?

直哉:謝謝你救了我。

咖啡:當時我是反對的。

直哉:可大哥要是遇到什麼事,最後出手的還是你。

咖啡:啊!累得腰疼,歇會兒吧。

直哉:大哥啊,我說這話,你也別見怪。你為什麼向那種人借錢啊?

英治:他是我的朋友。

直哉:怎麼說呢?這種人生或者說生存方式,是不是就老是吃虧啊?

英治:這樣舜以後才有理由回來。

直哉:啊!

咖啡:跟這傢伙說什麼都沒有用!什麼時候都是選自己受苦的那條路。

直哉:大哥原來喜歡被虐啊!

英治:我說你啊……

23

琉璃:我也不是儍瓜。這麼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繫,肯定是被你甩了。我能感覺到的。可是啊,總覺得這之後才是和你一決勝負的時候──我和你之間的勝負。我要生下這個孩子,去過普通人的生活。你也一定會想起我,想知道我現在過得如何。到那時,你一定會惴惴不安地來見我們。你也會問:「這真的是我的孩子嗎?」你肯定會問的。到那個時候,勝負就見分曉了。我會故弄玄虛地這麼說:「你是醫生吧!去做個DNA鑑定,不就知道了?」你一定會把眼睛瞪得大大地說:「喂喂!妳竟然會說這種話啊!」雖然我說自己不是儍瓜,其實我是個儍女人。我贏了……不!是我……和這個孩子贏了!Winner!好了吧!已經忘了該說什麼了。

30

美櫻:花店老闆,本來應該鄭重地向你道謝的。只寫了這封信,別見怪。家父的手術真的是多謝你了。因為這件事,讓你和小雫的關係變成這樣,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道歉,對不起!可是,我相信你和小雫一定能度過這個難關,因為你們兩個之間有比親生父女更深的牽絆。「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也會變成家人」,這句話是你對菱田太太說過的。這就是藏在你內心深處那已經結成的果實。一想起,從我們相遇起到知道我的騙局後,還一直對我這麼溫柔的你,我就會感到莫名的悲傷。有一次,我拿小雫的作文裡的問題問你:「你什麼時候才會感到幸福?」你回答說:「當我被別人叫做花店老闆的時候」這種渺小的幸福。雖然那時候我笑過你,現在已經不會了,不會笑你了,因為我……不,幾乎所有的人都不懂得幸福的含意,沒有人能像你這樣去理解愛,一定沒有人能像你一樣溫柔且悲傷。花店老闆,我在你的身邊,被你包圍,好像小鳥一樣幸福,只懂得吱吱喳喳地叫個不停,總是讓你頭疼。請不要忘記我,我也不會忘記你。對不起!真的,謝謝你。再見。白戶美櫻。

42

英治:好香的味道!

美櫻:參觀的話,請別妨礙工作。

英治:真沒想到,妳從菱田太太那裡學到不少知識。

美櫻:是你自己遲鈍,沒發現。

英治:嗯……那個……

美櫻:什麼?

英治:妳轉過來看看我。

美櫻:為什麼?

英治:因為我們這麼久沒見面。

美櫻:不要,我都沒怎麼化妝。

英治:不化妝也很可愛。

美櫻:從你嘴裡說出來,都不動聽,練習不夠哦!

英治:那我再說一句,第一次說,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好說。

美櫻:誒?

英治:我……

美櫻:等一下,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英治:愛妳,我愛妳。

美櫻:我明明叫你等一下的。

英治:我愛妳。

美櫻:別一遍又一遍地說。

英治:我愛妳。

美櫻:你打算今天把一輩子的都說完嗎?

英治:我愛妳。……我愛妳。

美櫻:什麼嘛!就沒其他要說的?

英治:沒有。

美櫻:原來是找不到話說了。

英治:妳的笑容就像花開一樣燦爛,我一刻也不曾忘記妳那笑容,一直在尋找,終於找到了。妳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一朵。今天,我來將妳摘走。

美櫻:我可是渾身帶刺的花!而且做了那麼多傷害你的事情。

英治:妳知道玫瑰的花語嗎?

美櫻:激情?

英治:這是不太為人所知的花語──讓我們忘記吧!

47

菱田:今天是英治的生日。我也要在今天和大家告別,我將代替美櫻去平川玫瑰園。好了,我的人生真的是跌盪起伏。

咖啡:大家都跌盪起伏,除了直哉。

直哉:什麼啊!那我也來說兩句吧。我想重新學習,念醫學部。哎啊,大家都覺得不可能吧。可是呢,如果我去掉點滑頭的話……

小雫:就變聰明了。

直哉:對!然後娶小雫做老婆,安西院長的醫院就是我的了。

小雫:誰要嫁你啊!

直哉:有什麼不好啊?

咖啡:說到結婚,老師妳相親怎麼樣啊?

小野:啊,我已經拒絕了。

咖啡:但是是校長介紹的,拒絕了不好吧?

小野:我跟對方說,我有喜歡的對象了。

咖啡:喜歡的對象……應該是蘋果或橘子樹吧。

小野:不是那個啦!

咖啡:我知道啦,怎麼想都是在說我嘛,害我有點飄飄然了。

小野:誰說是你了!

咖啡:是,是,對不起啦。

小野:最討厭你那說話的口吻了,哪裡像鐵石心腸。

咖啡:男人要強大……

小野:夠了!

咖啡:對不起!

直哉:被吐槽了。

咖啡:你一邊去。

院長:這樣熱熱鬧鬧地真好啊。這麼狹窄的地方,親近的人能夠齊聚一堂……

直哉:院長,說狹窄就有點多餘了。

院長:我不是那個意思,那個……就是說……是吧,汐見?

英治:嗯。

直哉:大哥?

英治:對不起,為什麼……為什麼……

小野:汐見先生……

小雫:爸爸你為什麼哭啊?

英治:我為什麼如此……

小雫:爸爸……

小野:沒事的,小雫。妳爸爸不是悲傷。

咖啡:英治……

英治:對不起!

美櫻:不要走,留在這兒吧。你總是害怕得想要逃開這裡。你應該置身幸福中,因為你不曾放開任何人的手,你比任何人都適合這裡。

眾人:我們點蠟燭吧!

52

美櫻:需要借把傘給你嗎?會感冒的。

英治:你……歡迎,你還真的來了。現在只想跟你說一句話:「儘管如此……儘管如此,你的人生依然很精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WUSON的CISSP課後筆記整理-葉柏毅Alex Yeh

  CISSP考試心得-Alex Yeh 心智圖 心智圖PDF Structure Architecture Framework Approach Methodology Domain 口訣 Domain 1. Security and Risk Management   C、I、A+GRC(安全和風險管理) Domain 2. Asset Security   盤點、分類、保護(資產安全) Domain 3. Security Architecture and Engineering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安全架構和工程) Domain 4. Communication and Network Security   處處都安全(通信及網路安全) Domain 5. Identity and Access Management (IAM)   I + 3A(身分識別及存取控制) Domain 6. Security Assessment and Testing   查驗、訪談、測試(安全評鑑及測試) Domain 7. Security Operations   日常維運、持續改善(安全維運) Domain 8. Software Development Security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軟體開發安全) 美國法定目標(FISMA)/ 資通安全法 CIA C機密性:資料不被偷 I完整性:資料不被竄改 A可用性:資料隨時可用 Integrity完整性 Data Integrity(資料完整性) Authenticity(資料真偽;真實性) Non-repudiation 不可否認性(法律上):傳送方不能否認未傳收;接受方不能否認未收到。 FISMA NIST FIPS 199 NIST SP 800 資產Asset:有價值Value的東西,且值得保護 Assets 通常指資訊系統 資料 電腦系統 操作系統 軟體 網路 資料中心(機房) 人(最重要) 業務流程 資安目標(定義): 透過安全管制措施,保護資訊資產不受到危害,以達到CIA目標 進而支持組織的業務流程 將安全融入組織業務流程(人事/採購),產銷人發財 支持組織的「產品」及「服務」持續交付 為公司創造價值,實現公司的使命及願景 公司最高經營階層的管理作為就叫做治理. 管理是達成目標的一套有系統的

低調的大提琴

低調的大提琴 靜靜默默的歌唱 在無人發現的角落 獨自低鳴 低調的大提琴 沉溺於寂靜旋律 在月光灑落的夜晚 與蟲鳴交響 低調的大提琴 在漆黑中死去 在幾個世紀後才被發現 卻未曾留在任何人心中 低調的大提琴 不善言語表達 用它的靈魂唱出心情 在人們仔細聆聽下綻放光彩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五)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直哉:大哥你人好,我沒話說。不過嘛,這麼做到底妥不妥當? 小雫:什麼妥不妥當? 直哉:不會讓人家產生誤會嗎?她會覺得你對她有意思。 小雫:你的意思是讓爸爸不要對她太好? 直哉:這個我可沒說。在公車上給人讓個座之類的倒沒什麼,不過啊,這助人為樂的事要是做過了頭,有時候會在無意中傷害別人的。 小雫:不大懂。 直哉:她要是喜歡上大哥你的話,雖說是帶著魚子的柳葉魚,你怎麼說也是個單身男子,就算有想再婚的念頭也不奇怪。 小雫:你說誰是柳葉魚? 英治:我沒那種想法。 直哉:那誰說得準。或許她本來已經徹底放棄了戀愛、結婚,你卻給絕望中的人帶去希望,然後再對她說:「我就是心眼好,對人好是我的習慣」,那人家多可憐。 小雫:直哉的話也有道理。 直哉:怎麼說我也是做過牛郎的。女人心還不就那麼回事嘛。大哥該不會是……披著羊皮還帶著小孩的狼?這個時候就該說你是偽君子了。你對人好,你心裡舒服,但是總要考慮一下對方是怎麼想的。 英治:誰跟你說我心裡舒服了? 直哉:不過,大哥要是真想接受她,就又另當別論了,把她當做再婚對象看待的話。 英治:也沒這麼想。 直哉:說到底,你對她還是只有同情吧。』 被刺傷了這麼多次 也總是不懂,難道對人好,也是一種錯嗎 也或許就像直哉說的:「對人好,只是為了自己舒服,是一種習慣。」 總是想成為別人迷途羔羊的最後一道防線 企圖以壞人角色,來抵擋那最後的衝動 卻往往總是不夠仔細、不夠貼心,不懂得更深入著想,而兩敗俱傷 或是對我,不能感到全然地信任,害怕自己赤裸裸地被看穿,所以用盡全力來抗拒,來反擊 可惜我們不是在演日劇,你也不是非我不可 只是單純地想對這樣有緣認識,當朋友的人好 是這世界壞人太多嗎?還是我看起來就是心懷不軌^O^ 我是被動的 當你願意跟我聯繫、聊天 我亦會更用心回應 當你願意找我 我亦會更笑容迎接 當你給了我三分 我亦會回你五分 『信任、尊重與平等,是我們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