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求婚大作戰













其實剛看"求婚大作戰"時~



總是覺得這是一部不怎樣的日劇



山下智久,顯得太年輕



總覺得跟結婚還有一段距離





可是越看,越發現那編劇的用意



原來,事情就是這樣一個事件、一個事件,一張照片、一張照片,所堆積而成的



這樣的未來,是我們造成的,我們該負責



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機會



這樣一次又一次的錯過



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悔恨



我們改變了什麼



我們能改變的,只有自己



不要說什麼心靈相通



不要說什麼眼神交流



好好地將心說出來吧





我們能有多少次的悔恨



我們能有多少次的錯過



我們還有多少次的機會



失去了,下一秒妳就不在



時光不能倒流



十年前過去的我愛你







十年後今天的我愛你



不同



很多不同了





當初那最真誠單純的愛



是我們的世界





現在再深再厚的心與愛



也換不回過去





好好把握當下阿























我究竟做了多少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我也忘了



很多時候的當下,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在那之後,也不斷告訴自己不後悔



是不後悔,還是不去後悔,還是不能後悔呢







原來...讓自己快樂,是錯的



是因為自己一直不快樂





原來讓別人幸福,才是對的



一個不快樂的人,讓別人幸福,是他僅有的小小幸福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WUSON的CISSP課後筆記整理-葉柏毅Alex Yeh

  CISSP考試心得-Alex Yeh 心智圖 心智圖PDF Structure Architecture Framework Approach Methodology Domain 口訣 Domain 1. Security and Risk Management   C、I、A+GRC(安全和風險管理) Domain 2. Asset Security   盤點、分類、保護(資產安全) Domain 3. Security Architecture and Engineering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安全架構和工程) Domain 4. Communication and Network Security   處處都安全(通信及網路安全) Domain 5. Identity and Access Management (IAM)   I + 3A(身分識別及存取控制) Domain 6. Security Assessment and Testing   查驗、訪談、測試(安全評鑑及測試) Domain 7. Security Operations   日常維運、持續改善(安全維運) Domain 8. Software Development Security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軟體開發安全) 美國法定目標(FISMA)/ 資通安全法 CIA C機密性:資料不被偷 I完整性:資料不被竄改 A可用性:資料隨時可用 Integrity完整性 Data Integrity(資料完整性) Authenticity(資料真偽;真實性) Non-repudiation 不可否認性(法律上):傳送方不能否認未傳收;接受方不能否認未收到。 FISMA NIST FIPS 199 NIST SP 800 資產Asset:有價值Value的東西,且值得保護 Assets 通常指資訊系統 資料 電腦系統 操作系統 軟體 網路 資料中心(機房) 人(最重要) 業務流程 資安目標(定義): 透過安全管制措施,保護資訊資產不受到危害,以達到CIA目標 進而支持組織的業務流程 將安全融入組織業務流程(人事/採購),產銷人發財 支持組織的「產品」及「服務」持續交付 為公司創造價值,實現公司的使命及願景 公司最高經營階層的管理作為就叫做治理. 管理是達成目標的一套有系統的

低調的大提琴

低調的大提琴 靜靜默默的歌唱 在無人發現的角落 獨自低鳴 低調的大提琴 沉溺於寂靜旋律 在月光灑落的夜晚 與蟲鳴交響 低調的大提琴 在漆黑中死去 在幾個世紀後才被發現 卻未曾留在任何人心中 低調的大提琴 不善言語表達 用它的靈魂唱出心情 在人們仔細聆聽下綻放光彩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五)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直哉:大哥你人好,我沒話說。不過嘛,這麼做到底妥不妥當? 小雫:什麼妥不妥當? 直哉:不會讓人家產生誤會嗎?她會覺得你對她有意思。 小雫:你的意思是讓爸爸不要對她太好? 直哉:這個我可沒說。在公車上給人讓個座之類的倒沒什麼,不過啊,這助人為樂的事要是做過了頭,有時候會在無意中傷害別人的。 小雫:不大懂。 直哉:她要是喜歡上大哥你的話,雖說是帶著魚子的柳葉魚,你怎麼說也是個單身男子,就算有想再婚的念頭也不奇怪。 小雫:你說誰是柳葉魚? 英治:我沒那種想法。 直哉:那誰說得準。或許她本來已經徹底放棄了戀愛、結婚,你卻給絕望中的人帶去希望,然後再對她說:「我就是心眼好,對人好是我的習慣」,那人家多可憐。 小雫:直哉的話也有道理。 直哉:怎麼說我也是做過牛郎的。女人心還不就那麼回事嘛。大哥該不會是……披著羊皮還帶著小孩的狼?這個時候就該說你是偽君子了。你對人好,你心裡舒服,但是總要考慮一下對方是怎麼想的。 英治:誰跟你說我心裡舒服了? 直哉:不過,大哥要是真想接受她,就又另當別論了,把她當做再婚對象看待的話。 英治:也沒這麼想。 直哉:說到底,你對她還是只有同情吧。』 被刺傷了這麼多次 也總是不懂,難道對人好,也是一種錯嗎 也或許就像直哉說的:「對人好,只是為了自己舒服,是一種習慣。」 總是想成為別人迷途羔羊的最後一道防線 企圖以壞人角色,來抵擋那最後的衝動 卻往往總是不夠仔細、不夠貼心,不懂得更深入著想,而兩敗俱傷 或是對我,不能感到全然地信任,害怕自己赤裸裸地被看穿,所以用盡全力來抗拒,來反擊 可惜我們不是在演日劇,你也不是非我不可 只是單純地想對這樣有緣認識,當朋友的人好 是這世界壞人太多嗎?還是我看起來就是心懷不軌^O^ 我是被動的 當你願意跟我聯繫、聊天 我亦會更用心回應 當你願意找我 我亦會更笑容迎接 當你給了我三分 我亦會回你五分 『信任、尊重與平等,是我們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