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沒有玫瑰的花店



該怎麼說呢....



真的好看到讓人想罵髒話~"~"



是怎樣的導演



是怎樣的劇情



能夠這樣把溫柔和愛情,表現的栩栩如生



阿~這就是溫柔,這就是愛情



想當初『美麗人生』最後木村看著女主角的遺容,怎樣也哭不出聲音



而這一齣『沒有玫瑰的花店』,卻每每都讓人感到那種哭不出的難過和痛苦



和那女主角,忍耐到極點,眼淚卻止不住地流下



是怎樣的『父親』,甚至『男人』,有這麼寬厚的肩膀



把什麼都承擔下來了...



『我無所謂...』變成了這個男人的口頭禪



















留言

匿名表示…
信任是脆弱的。

一旦贏得了信任,就會提供我們無垠的自由;

一旦失去了信任,就不可能重新贏回。

當然,實情是我們永遠無法確知自己能信任誰。

我們最親近的人可能背叛我們,而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卻能伸出援手。

到頭來,大多數人決定除了自己誰也不信。

這的確是最為簡單的法子,來避免引火上身。

──【慾望師奶】第十集片尾獨白
匿名表示…
在路人甲看來,這就是這部日劇的核心議題--

路再如何坎坷,人心再如何險惡,世事再如何不堪聞問,

生而為人的我們終究無法迴避這個問題:你要選擇相信,還是不信?
匿名表示…
知道版主有一位幫忙錄下【沒有薔薇的花店】對話的忘年之交。

路人甲也有一位忘年之交,只是,這位小友可是挺愛戲弄人的,

甚至還學【愛迪生的母親】裡頭有關詭辯的情節,

對路人甲的要求、期許一律反其道而行,說這叫「反骨」,

路人甲越要他往東,他偏偏就越要往西。

所以,路人甲也依樣畫葫蘆,來回敬這位忘年之交。

看看版主能不能幫忙破解嚕。



路人甲要對這位忘年之交說:「乖小孩,請聽話繼續對我使壞。」

OK,詭辯登場了!

如果他繼續對路人甲使壞,那麼,他的確很聽話,但是卻不是乖小孩;

因為,會使壞的小孩哪裡和「乖」這個字沾得上邊。

如果他不肯對路人甲使壞,那麼,他沒聽我的話,所以也不算是乖小孩;

因為他違反了路人甲的意願,何「乖」之有?



第二個詭辯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更高招哦!

路人甲要對這位忘年之交說:「壞小孩,別聽我的話哦。」

OK,詭辯登場了!

如果他真的遵命不聽我的話,那麼,骨子裡他是聽從我的要求的好孩子;

所以,他身為「壞小孩」的標籤就被推翻了。

如果他並沒有聽命行事,肯聽路人甲的話,他仍然不是壞小孩;

因為,路人甲哪可以硬拗這種這聽計從的孩子是「壞小孩」呢?



呵呵!路人甲想出這兩個詭辯,準備考倒我的忘年之交。

得意是一定要的啦!
匿名表示…
哇,版主顯然也看過【愛迪生的母親】這部日劇。

為了了解版主「一來一往,才有所謂的無窮迴圈」的說法,

路人甲特地上網查了一下所謂的「詭辯術」,請參考以下網址:

http://db2.library.ntpu.edu.tw/cpedia/Content.asp?ID=56500

發現它是「利用似是而非的推理和論斷,

否認真理或阻礙探索真理的思維方式」,

亦即「為明顯的謬誤或與公認的合理觀念相對立的謬見,

提供論據的似是而非的推理和論斷。」

另外這兩個網頁也大致介紹了幾個歷史上著名的詭辯例子:

http://www.shsh.ylc.edu.tw/~t1046/theme/paradox/index.html

http://www.srcs.nctu.edu.tw/srcs_old/Detail.asp?db=40&TitleID=9



謝謝版主的回應,只是路人甲另有不同的想法。

路人甲決定用另一個小小的詭辯來考考我的忘年小友,

題目是這樣的:「別相信我說的話。」

如果小友相信我的話,那麼,他就不該相信我的話──

只可惜他已經相信在先,來不及嚕。

反之,如果小友不相信我的話,那麼,他就該連這句話也別相信,

怎可以相信我句話來不相信我呢?

所以,我的忘年小友將陷在這個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的死胡同裡。



至於版主建議的那個小小詭辯,路人甲沒膽子用在小友身上啦,

就留著版主自己使用唄。
匿名表示…
「面具之下~是不是還是面具?」

「是否現出真面目時,你卻不相信?」



聽起來就像是拆禮物一樣,拆了最外層的包裝,

發現裡頭是一個尺寸小一號的盒子,

再拆開來,裡頭還有一個尺寸更小一號的盒子,

就這樣,我們拆了一層又一層,

期盼著現在手上的這只盒子拆開來,禮物就此呈現在我們面前,

但又無法抗拒拆開一層層包裝所帶來刺激,

以及期望一次又一次地被挑起所帶來的更高期待。



包裝當然只是「前戲」(抱歉用了這麼露骨的字眼),

裡頭的禮物才是代表送禮者心意的核心所在。

面具與真面目之間的關係何嘗不是這樣?



無可否認的,面具有其存在的功能和必要。

如果人與人交往互動時,都把最真實的自己──

我們的喜怒哀樂,七情六欲,悲歡離合──

絲毫不差地如實呈現出來,即使不讓人退避三舍,

也會讓人懷有戒心,因為,合於彼此身分的適當距望絕對是必要的,

這樣才會讓雙方維持安全的距離,

可以慢慢觀察、適應、熟悉、調整,從而做下一步的選擇──

是覺得對方仍有待觀察,所以繼續待在同一個距離;

或是覺得事有可為,所以向前踏兩三步,更進一步地認識對方;

或是覺得事有蹊蹺,所以向後退兩三步,保持更安全的距離;

甚至就此絕裾而去,從此老死不相往來。

所以在很多時候,距離或面具還是一種能帶來美感的必需品。



然而,那個真相大白的時刻終究有到來的一天,

我們願意給彼此的友誼一個驗證的機會,而摘下我們層層的面具,

卸下重重的虛飾,在對方面前呈現最真實的自己,

冀望對方能夠無條件的伸手接納這個毫無偽裝的我。

在那一刻,我們將是最脆弱的,因為撤除了假面與偽裝之後,

我們將像是新生兒一樣地對外界毫不設防,因而也極其容易受到傷害。

只是出於對對方的信任,外加一點點對彼此關係更形鞏固的期盼,

我們終於下了這個賭注,天曉得這會是多大的一場豪賭!



所以,「是否現出真面目時,你卻不相信?」

這是很有意思的問題,路人甲目前還沒有答案。

或許路人甲一時分不出真面與假面,所以難以取捨;

或許路人甲對自己、對對方或對彼此沒有足夠信心,所以迴避選擇;

也或許路人甲期盼太深也太久,無法承擔一旦賭輸所必須面對的後果,

所以寧可置身事外。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WUSON的CISSP課後筆記整理-葉柏毅Alex Yeh

  CISSP考試心得-Alex Yeh 心智圖 心智圖PDF Structure Architecture Framework Approach Methodology Domain 口訣 Domain 1. Security and Risk Management   C、I、A+GRC(安全和風險管理) Domain 2. Asset Security   盤點、分類、保護(資產安全) Domain 3. Security Architecture and Engineering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安全架構和工程) Domain 4. Communication and Network Security   處處都安全(通信及網路安全) Domain 5. Identity and Access Management (IAM)   I + 3A(身分識別及存取控制) Domain 6. Security Assessment and Testing   查驗、訪談、測試(安全評鑑及測試) Domain 7. Security Operations   日常維運、持續改善(安全維運) Domain 8. Software Development Security   時時都安全、處處都安全(軟體開發安全) 美國法定目標(FISMA)/ 資通安全法 CIA C機密性:資料不被偷 I完整性:資料不被竄改 A可用性:資料隨時可用 Integrity完整性 Data Integrity(資料完整性) Authenticity(資料真偽;真實性) Non-repudiation 不可否認性(法律上):傳送方不能否認未傳收;接受方不能否認未收到。 FISMA NIST FIPS 199 NIST SP 800 資產Asset:有價值Value的東西,且值得保護 Assets 通常指資訊系統 資料 電腦系統 操作系統 軟體 網路 資料中心(機房) 人(最重要) 業務流程 資安目標(定義): 透過安全管制措施,保護資訊資產不受到危害,以達到CIA目標 進而支持組織的業務流程 將安全融入組織業務流程(人事/採購),產銷人發財 支持組織的「產品」及「服務」持續交付 為公司創造價值,實現公司的使命及願景 公司最高經營階層的管理作為就叫做治理. 管理是達成目標的一套有系統的

低調的大提琴

低調的大提琴 靜靜默默的歌唱 在無人發現的角落 獨自低鳴 低調的大提琴 沉溺於寂靜旋律 在月光灑落的夜晚 與蟲鳴交響 低調的大提琴 在漆黑中死去 在幾個世紀後才被發現 卻未曾留在任何人心中 低調的大提琴 不善言語表達 用它的靈魂唱出心情 在人們仔細聆聽下綻放光彩

我的花店不賣薔薇(五)

日劇『沒有薔薇的花店』之文字特輯 呵呵~首先感謝忘年好友-任凱大哥的鼎力協助 由他精心挑選,劇集中精彩對話 『直哉:大哥你人好,我沒話說。不過嘛,這麼做到底妥不妥當? 小雫:什麼妥不妥當? 直哉:不會讓人家產生誤會嗎?她會覺得你對她有意思。 小雫:你的意思是讓爸爸不要對她太好? 直哉:這個我可沒說。在公車上給人讓個座之類的倒沒什麼,不過啊,這助人為樂的事要是做過了頭,有時候會在無意中傷害別人的。 小雫:不大懂。 直哉:她要是喜歡上大哥你的話,雖說是帶著魚子的柳葉魚,你怎麼說也是個單身男子,就算有想再婚的念頭也不奇怪。 小雫:你說誰是柳葉魚? 英治:我沒那種想法。 直哉:那誰說得準。或許她本來已經徹底放棄了戀愛、結婚,你卻給絕望中的人帶去希望,然後再對她說:「我就是心眼好,對人好是我的習慣」,那人家多可憐。 小雫:直哉的話也有道理。 直哉:怎麼說我也是做過牛郎的。女人心還不就那麼回事嘛。大哥該不會是……披著羊皮還帶著小孩的狼?這個時候就該說你是偽君子了。你對人好,你心裡舒服,但是總要考慮一下對方是怎麼想的。 英治:誰跟你說我心裡舒服了? 直哉:不過,大哥要是真想接受她,就又另當別論了,把她當做再婚對象看待的話。 英治:也沒這麼想。 直哉:說到底,你對她還是只有同情吧。』 被刺傷了這麼多次 也總是不懂,難道對人好,也是一種錯嗎 也或許就像直哉說的:「對人好,只是為了自己舒服,是一種習慣。」 總是想成為別人迷途羔羊的最後一道防線 企圖以壞人角色,來抵擋那最後的衝動 卻往往總是不夠仔細、不夠貼心,不懂得更深入著想,而兩敗俱傷 或是對我,不能感到全然地信任,害怕自己赤裸裸地被看穿,所以用盡全力來抗拒,來反擊 可惜我們不是在演日劇,你也不是非我不可 只是單純地想對這樣有緣認識,當朋友的人好 是這世界壞人太多嗎?還是我看起來就是心懷不軌^O^ 我是被動的 當你願意跟我聯繫、聊天 我亦會更用心回應 當你願意找我 我亦會更笑容迎接 當你給了我三分 我亦會回你五分 『信任、尊重與平等,是我們的默契。』